拼搏在线首页 > 精华帖文 >


[转贴]表象世界里的悠久与循环(初稿)

(请批评指正)
表象世界里的悠久与循环(初稿)

虚舟

一、

中国文明形式上的特点是举世公认的:悠久。这个悠久的特色有两个支柱:一个是生命力极强,一个是创造力极差。套一句当代的俗语,也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一个中心,是历史悠久。

两个基本点,一个是生命力极强,几千年一脉相承,首尾如一,从未中断,很少变化,一直传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一点是古代埃及文明,古代巴比伦文明,古代印度文明都无法比拟的。国人沾沾自喜,津津乐道,傲视群论,无敌天下的,往往也在此点。

另一个是创造力极差,几千年传承不息,以古为新的中国文明,若不是西风东渐,敲开国门,以夷变夏,斯文扫地,我们今天也许还坐马拉的车,还用牛犁地,还用菜油灯照明,还读着线装书,女人裹着小脚,男人拖着长辫。国人难以释怀,不堪回首的,往往也在此点。

生活是生活着的人创造的。中国文明这种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特色,也正是一直追求生存而生存问题永远无法解决的国人造成的。国人的追求之中,虽然也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崇高理想,“太平盛世”、安居乐业的繁华憧憬,而几千年的生活实践则基本是追求生存,“以食为天”。

二、

面对黄土背朝天,每天把太阳从东山背到西山的农民,过着从土里刨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耕田而食,凿井而饮”的牛马生活。圣贤们经世致用的治国大思想,说到底,不外安排好农民的生产和生活。孟子的蓝图可谓集大成,“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着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皇帝虽然贵为天子,富有四海,本质上也是为了吃好喝好,“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史笔如椽的太史公司马迁,记下刘邦当皇帝后修未央宫成,大宴群臣时,调侃他父亲的话,“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业之所就,孰与仲多”?泄漏天机,莫此为甚。较之于历史传说,“酒池肉林,裸体相逐”;较之于黄宗羲的怒斥,“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太史公笔下,更为传神。

出将入相,建功立业者,也不过封妻荫子,光宗耀祖,钟鸣鼎食,食前方丈而已。读书应举,做官为宦者,不过以禄代耕,食精脍细而已。上比帝王将相,他们算是小巫见大巫;下比农民,他们可算是天上人间。

由此可见两点“一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依靠国家解决吃饭问题,二是中国的吃饭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

先说依靠国家解决吃饭问题。这一点可说是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最大秘密。这是因为,与欧洲和中亚、南亚的国家形态产生于人与人之间的战争不同,中国的国家形态产生于祖先和自然的战争。据现有的史料,中国最早的国家形态夏就是在我们祖先战胜大洪水的过程中产生的。

在与大洪水的生死搏斗中,先民门联合起来,依靠大家的力量取得生存的胜利。最后领导大家战胜大洪水的英雄人物禹,便赢得了类似于救世主的声誉。洪水退后,生存的下一个问题便是吃饭。据传,禹在治水的时候即着手寻找解决吃饭问题的方法,“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湿。命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食少,调有余相给,以均诸侯”。在吃饭问题成为第一个问题的时候,禹的儿子启可能借着禹治水的威势和治吃的经验,击败竞争的对手,建立了一个可能以解决吃饭问题为号召的国家——夏。由于史料阙如,详情难知。但据后代的史料逆推,启在夏初可能采取的解决吃饭问题的措施也许是,把各地的土地重新划分,“损有余而补不足”,重新调配;把各地的粮食也“损有余而补不足”,重新调配。周朝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制度,应该是从夏启的时候起步的。

从此,“五谷丰登”,“六畜兴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就成为家天下国家摇晃了几千年的旗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六合之内,皇帝之土”,“人迹所至,无不臣者”,就成为家天下国家奉行了几千年的准则。由于国家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而建立的,由于国家掌握着生产粮食的土地资源,这个国实际上就像一个放大的家。中国的国家形态叫家天下,不仅仅是因为“父传子,家天下”,而且是因为一起吃饭。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家天下国家全国一家,资源集中,按理说解决吃饭问题应该不成问题。其实不然。

虽说借助国家之力,家天下国家可以修筑都江堰,郑国渠,灵渠,长城,驿道,运河,使生产能力提高,粮食丰收,创造出诸如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之治,康乾之治的盛世,国人的吃饭问题它却永远解决不了。这是因为,人类社会不仅有生产问题要解决,还有分配的问题要解决。生产固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分配的问题,分配却能在更大的程度上决定着生产。以解决吃饭问题为号召的家天下国家,像决定着生产一样,也决定着分配。而掌握权力的人难免给自己多分。如前所述,家天下国家首先满足的是君主及其附庸,留给生产者的则很少。随着时间的推移,“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德政,会逐渐演变成“损不足而补有余”的恶政。

诗人杜甫的如椽诗笔描绘了家天下国家的历史真相;“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伐。抚迹犹酸辛,平人固骚屑”。就这样,以解决吃饭问题为号召的家天下国家,反而成了吃饭问题的制造者,这些被制造的吃饭问题又成为诱饵,让以解决者的姿态现身的人诱骗生产者跟他走,开始新一轮吃饭问题的制造。所以,家天下国家虽有可能却实际上永远无法解决中国的吃饭问题。

一直到二十世纪的五六十年代之交,还饿死几千万农民,就可想这几千年历史的悲惨了。更悲惨的是,中国文明在吃饭问题不能解决的泥沼里,死而复生,生而复死,苦苦不能脱身。

三、

文明是人创造的,人野营该有能力突破它,西欧人对基督教文明就是这样。为什么国人对自己创造的吃饭文明却无力突破呢?原因当然很多,其中尤为重要的一点也许是国人看世界的思想方法:是这种思想方法,使先祖们很早就创造了家天下的国家形态并能陆续完善强化它;还是这种思想方法,又导致国人只会在家天下国家的牢笼里辗转反侧,却不能破笼而出。

这种思想拼搏在线首页方法就是只管抓住表象世界的表象做文章。

可见的中国思想的开山之作,首推《易》。《易》就是先民抓住表象世界的表象变化规律的集大成之作。在和大自然漫长的斗争过程中,先民们发现世界是在变化的,而变化又有规律可循:这个规律就是对立双方在斗争中转化。相传的《河图》、《洛书》便是把对立双方命名为阴阳并以特定符号表示出来的原始作品。也许大禹治水,一改父亲鲧截堵的办法,改用疏导,一举成功,就是受了《河图》、《洛书》阴阳转化观念的启示,或是他把自己治水的经验体会凝聚成阴阳转化的观念,假托《河图》、《洛书》的形式表达出来。

这样把握世界表象是准确的,用以指导驾驭表象世界也是成功的,大禹治水胜利就是明证。而大禹的成功不仅在于治水,还在于治人拼搏在线计划——也就是说,不仅人和自然的关系中,而且在人和人的关系中,阴阳转化的观念都是适用的。因而,可能在启建立家天下国家之后,人和自然之间问题的重要性逐渐被人和人之间的问题取代,相应的《河图》、《洛书》的阴阳概念也不断发展演变为表示阴阳变化诸种形态的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六十四爻,卦辞,爻辞,十翼,最后,又进一步概括为道。“一阴一阳之谓道”,国人确实认为穷尽了表象世界的秘密。

表象世界的表象确实在不停的变化之中。阴阳八卦也的确抓住了表象世界表象变化的现象的规律。以之驾驭表象世界表象变化的现象,可以提纲挈领,得心应手。然而,问题也是明显的,就是不知深入认识表象世界背后内在的本质。所以,中国先民即不会像希腊人那样,提示人“认识你自己”,强调“知道自己的智慧实际上是毫无价值的人,才是最有智慧的人”;更不会像希腊人那样想到物质的构成拼搏在线首页——原子,创造探索世界的科学工具——数学,创造探索物质规律的科学——物理学,创造认识推理的工具——逻辑。因而,先民们创造的思想,既无法取得进一步认识世界的成果,又无法为进一步认识世界创造条件,只能在生存这一表象的层次上挣扎拼搏几千年,无以自拔

第一个——也许是唯一一个——对这种只管抓住表象世界的现象变化做文章的阴阳八卦思想提出怀疑,进行批判的是老子。老子认为,就人们的有限认识能力而言,根据表象世界的表象变化现象概括出来的概念,规律都不是世界的本质规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等于说,“可名”的阴阳亦“非,常名”——不是世界的本质;“可道”的“一阴一阳之谓道”亦“非,常道”——不是世界本质的规律,世界根本的规律。

至于世界本质的规律,老子提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模式。即人们据以创造出“可名”只“名”,“可道”之“道”的万物纷成的表象世界后面,还有人们需要认识的本质“三”,“三”后面还有人们远未认识的“二”,“二”后面更有人们难以认识的“一”,“一”后面才是“道”。“道者,万物之奥”。道,才是世界的本质规律。人们实际上难以认识到,只能在“有欲无欲,有为无为”之间加以领略,因而,是不可“名”的,不可“道”的。可“名”的,可“道”的,只是表象世界的现象而已。

老子认为,世界的本质一层深于一层,人的认识也只能步步推进,由近及远,由表及里。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启示的就是这样的观念。“自然”就是自己就是这个样子,人无法认识,也无法命名。“道”从其出,等于说人对这个“道”也是无从认识,无从命名的。所以,如今“可名”或“可道”的“名”或“道”,不足为据。

老子的思想有其深刻的一面。他把认识的触角伸向整个世界——人类社会和人类社会之外的自然界,伸向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的表象世界后面,足以纠正传统思想囿于人类社会的偏颇,足以冲破传统思想的固步自封。由于家天下国家的思想环境里,人类社会的生活表象是认识的唯一对象,大自然界的表象只是社会生活表象的附庸,没有独立认识的价值,老子扩大认识,深入认识的思想缺乏资源支撑。他也只做了个思考的姿态,提出问题,便落荒而逃,并未对“道”,对“一”、“二”、“三”做进一步深入思考,而是入乡随俗,对“可名”“可道”的人类社会表象世界的“万物”大做文章,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家天下国家之道的精髓——“圣人之道,虚其心而实其腹”;“圣人为腹不为目”。

四、

孔子曾向老子问学,感到不可理解,“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网,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因为在孔子看来,学问思想没有那么复杂,“吾道一以贯之”,这个“道”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的道,做好对立双方的平衡转化工作就成了,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严格等级制度处理好家天下国家表象世界的乱象就成了。所以,在礼崩乐坏的时代环境里,他一心一意致力于“克己复礼”,拨乱反正,删定诗书,回到周公,“惶惶然若丧家之犬”。所谓的“子不语怪力乱神”,“罕言天命”,“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动”,不过突出强调这位“圣之时者也”只关心跟家天下国家有关的表象事物,对家天下国家表象以外的问题都不放在心上。孔子之道,即治理家天下国家表象之道。

所以,孔子拜倒在《易》的脚下。不仅订正文字,做传做解,而且终生学《易》,孜孜不倦,韦编三绝。

孔门后学,尊师重道,继踵增华,不仅尊《易》为经,而且尊《易经》为六经之首;不仅把“克己复礼”之道格式化为“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个步骤,而且把“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之道具体化为“三纲五常”的纲常伦理;不仅尊孔夫子为万世师表,而且把夫子之道尊为绝对真理,“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此后的两千年,比此前的一千年,国人的思想和行动被更严酷、更严密的禁锢在家天下国家的表象世界里。

由于志不在认识世界的真相,满足于世界表象的应付,家天下国家的思想往往有两个特点:一是无道理可讲,所有理论都是家天下国家绝对命令的延伸,而不是逻辑推理的出的结果;一是这种不讲逻辑,不搞推理的思想理论,都有神学的特征,自封为神圣的,永远的,至高的,最大的。典型的例子就是天。天是什么,没有理论上的说明,逻辑上的分析,就是一个先天的绝对命令,不仅“道之大,原出于天”;而且“君之大,也原出于天”,所以叫天子。启用之于前,“今予维共行天之罚”;汤用之于再,“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姬发用之于三,“今予发维共行天之罚”;嬴政用之于四,“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历代君王奉行不辍,“应天顺民”,“奉天承运”。如果说“挟天子以令诸侯”是奸雄的密器,则“挟天命以令天下”便是皇帝的法宝。

一种思想一旦形成,便会有它的普遍性。对于天,统治者能用,被统治者也能用。“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便是鼓动农民起义的号角,“替天行道”便是被压迫者造反正当性的宣言。因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陷溺在家天下国家的表象世界里,统治者作为既得利益者要维护家天下国家,被统治者作为被损害者又只能在家天下国家里寻找出路,殊途同归,相反相成,家天下国家因而便死而不僵,死而复生,高寿三千年。

五、

《易经》的现代翻版要数毛泽东的《矛盾论》。他把表象世界的表象像《易经》用阴阳来概括一样,用矛盾来概括。矛盾就跟阴阳一样是对立双方的平衡、斗争、转化。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主要矛盾方面和次要矛盾方面、量变到质变等等,《矛盾论》的理论比《易经》的表述由于现代化而更清晰,更有条理。对已知世界的表象毛泽东虽然分析得头头是道,掌握矛盾、解决矛盾也得心应手,能领导着一只几百人的队伍从山头上、山沟里一步步打出来,夺取政权,建立国家,把中国搞得天翻地覆,但也仅止于此。他搅动的只能是中国社会的表象,改变不了家天下国家的本质,改变不了国人生活以食为天的本质。尽管他有翻天覆地的本事,最后还是像孙大圣跳不出如来掌心一样,跳不出家天下国家的范式,不仅要万岁,而且要万寿无疆;不仅要传老婆,而且要传小妾。贻笑天下,骂名千载。

六、

由此可见,中国文明几千年一贯制,既有极顽强的生命力,又极度缺乏创造力,根本的原因也许就在只专注于表象世界而不顾及世界本质的思想方法和思想内涵。满足于知道昼夜相续,而不追求知道昼夜相续是地球自转的结果;满足于知道四季循环,而不追求知道四季循环是地球绕太阳公转的结果;满足于知道用船刻意称无法用称称量的大象重量,而不追求知道浮力的定律;满足于知道“食色性也”,而不追求知道人的智慧、人的权利;满足于知道生存,而不追求知道发展进步;满足于知道一人统治的君主制,而不追求知道众人统治的共和制、多数人统治的民主制。

时至今日,这种只专注于世界表象而不顾及世界本质的思想方法和思想内涵,依然在阻挠着中国文明的发展:满足于“食色性也”的生存需求解决,而不顾国人权利的要求,个性的发展,智慧的成长;满足于对权力和财富的垄断,而不顾垄断对国人和民族造成的伤害;满足于和谐盛世的装裱,而不顾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区域差距愈拉愈大的尖锐现实;满足于模仿和引进,而不顾创造和创新;满足于物质的堆砌,而不顾思想的建设;满足于经济的浮华,而不顾政治的改进。
凡此种种,都需要改变思想方法,改变思想内涵,尤其是改变以食为天,而以人权为天,以智慧为天,以个性为天,以道德为天,从世界已有的表象,深入世界进一层的本质,才能改变中国文明缺乏创造力的死结,再造中国文明,让悠久的中国文明,不仅更悠久,而且更辉煌。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1/9/29 21:00:48 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