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精华帖文 >


短诗短评——古今武将诗赏读


短诗短评——古今武将诗赏读




诗有长有短,长诗固然好,但不便读,不易记,所以学诗,先学短诗。先要熟读牢记,然后再学会赏析、学会品评,最后必能学以致用。所谓‘熟读唐诗三百,不会作诗也会吟’,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先列几首短诗: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战国策.燕策三》载荆轲歌,后人冠名《易水别》、又见于《史记.荆轲传》。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西汉.刘邦,汉朝人称此篇歌辞为《三侯之章》后人题为《大风歌》(唐.《艺文类聚》)。



‘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秦末汉初.项羽(一说后人感叹而作),宋郭茂倩《乐府诗集》题名为《力拔山操》,《文选补遗》题为《垓下帐中歌》,冯惟讷《古诗记》题为《垓下歌》。



‘枪一响,上战场,老子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了!’《战歌》林彪。



‘不怕死,不爱钱,丈夫绝不受人怜,顶天立地男子汉,磊落光明度余年。’《书赠张捷迁》(1990年12月31日)张学良。



‘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我为人民鼓与呼!’《故乡行》彭德怀。


以上是六位武将的诗歌,读之令人心灵震撼。下面我们逐一赏析、品评。


《易水别》是古往今来最悲壮的离别之歌!荆轲刺秦,得手是一死、失手也是一死,绝无生还之可能!故而易水之别,是诀别、是永别、死别!太子丹和幕僚均穿戴白衣白帽为壮士送行,高渐离深情击筑,荆轲引吭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歌毕,义无反顾,登车赴难!


拼搏在线首页

古人讲:‘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死别与生离’,言死别哀苦,今人尚可理解,讲生离哀苦,今人恐不会认同!远古、中古和近古;近代、现代和当代,其经济条件、通讯条件、交通设施、交通工具等等硬软件均不可同日而语,古人一封家书,少则十几天,多则几十天才可收到,有时可达半年。更多的遭遇是,书信寄出或托人带出后,泥牛入海无消息。出门在外,能收到家书,就会有‘家书抵万金’之感叹!交通之不便,还可以举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清康熙五十二年,为了粉饰太平,显示皇恩浩荡,皇帝老子第一次在京城举行‘千叟宴’,邀请全国七十以上的达官贵人,社会名流近千人参加,为了这一餐御宴,海南岛上的老叟们,提前半年多就整装出发,等返回家时已是梅开二度,一年有余。


拼搏在线下载

为什么古人看重别离,因为古人分别后,音信难通,游客和家人均受思恋(念)之苦,此其一。若遇社会动荡、遭遇战乱、灾荒,家人不得安宁,羁旅之人更是凶多吉少,生死难料,双方都承受担忧之苦,此其二。‘君子于行,三日不食’,要忍受饥渴之苦,此其三。晓行夜宿,舟车更迭,受颠簸之苦,此其四。热炕冷铺,彻夜难眠,受失眠之苦,此其五。总而言之,生离的哀苦,尽在离别之后!所以古人才会发出:‘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死别与生离’的哀叹,这绝非无病呻吟!


现在从海南进京,坐飞机,当天即可往返,难怪人们把地球叫做‘地球村’!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一对‘隐形的翅膀’,可以在地球的上空翱翔!社会的进步繁荣,大大拓宽了我们的眼界、大大提高了我们的生活质量。


茶余饭后,当我们持红黑二子对弈时,一条楚河汉界即把两军隔开,每当此时,人们就会想起楚汉之争,想起刘邦和项羽。‘刘项原来不读书’,关于《垓下歌》是否为后人托项羽之名所作,我看不必深究。比如《满江红》:‘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是否伪作,学术界争论激烈,大有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罢休的劲头,我们不用理会。窃以为,即便是托名之作,那也是大手笔,非等闲之辈,作者甘愿当无名英雄,将绝妙好词拱手相送,为岳穆王,为民族英雄添光增彩,后人何必多此一举。


我们不妨将《大风歌》和《垓下歌》加以比较,也许会很受启发。


前者尽显帝王之气!他所到之处,必然会风起云飞,使人望而生畏。他威加海内,君临天下,猛士将才必为其所用。后者尽露霸王之气!力可拔山,乃匹夫之勇。胜则骄,败则馁,怨天时不利,怪骏马不奔。顾颜面,不见江东父老,刎乌江,有留千古遗憾!楚汉之争,谁胜谁败,从诗作上即见分晓!


林彪的《战歌》,是视死如归之歌、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之歌。在革命战争时期,鼓动过无数战士,为抗日救亡、为人民解放英勇献身!一个不怕死的士兵,必定是位好士兵;一个不怕死的将军,必定是位好将军!林彪24岁当师长,49岁当元帅,是典型的少壮将军、少帅。尽管在十大元帅中,林最年轻,却能位居第三,可见其战功卓著。抗战时期,林彪与日军作战,从未失手,平型关大捷,为其得意之作。他是唯一一位被日方称为‘常胜将军’的帅才。解放战争时期,林带领不足十万之兵入关,而带领百万之众出关,从东北打到海南岛,‘气吞万里如虎’!林多次受伤,并曾到前苏联治病、养病。传林彪文革时吸毒,恐为误传,实为止痛所不得已而为之。对历史人物,还是厚道一点好!否则就会受到‘不觉前贤畏后生’的讥诮!


中国近现代史上,我最崇敬两位军人、两位元帅,那就是张学良和彭德怀。


前人讲:‘文死谏,武死战’,非常有趣的是,这两位武将却未按游戏规则行事,一位搞‘武谏’,一位搞‘文谏’,搞得总裁和主席下不了台。张学良被罢官,终生软禁,他在软禁中有红颜知己相随,并能潜心研究明史,修身养性,年过百岁,得以善终。彭德怀罢官,被贬到三线,文革时遭百般折磨,冤死牢中。我很想作一篇大文章,将张彭二为元帅的家庭背景、社会背景、所处党派、他们与谏主(指蒋和毛)的恩怨、以及个人的学历、经历、爱好,还有他们与朋友、战友的关系等一一进行比较,由此来回答两人的结局为何大不相同!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我爱文人的诗,我更爱武将的诗。他们的诗慷慨激昂,气吞山河。枪一响,上战场,敢于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不怕死,不爱钱,百姓有苦,敢为人民鼓与呼!当今的中国,阴盛阳衰,男人们多恋母情结、多儿女情长,少阳刚之气、少拼搏精神。那些贪官污吏们,更是在女人身上打滚,在钱堆上打坐,要他们来读一读武将的诗,或许会警醒、或许会幡然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