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精华帖文 >


闲话“偷听敌台”
一、闲话“偷听敌台” .

50、60年代,收音机还是稀罕物事,一般人家都没有。那阵时兴的是“矿石收音机”,我少年时代曾经自制过。方法简单之极:到商店里买个“矿石检波器”,如果买不起(那时的人非常之穷,我有些小夥伴常常打赤脚来上课),就去中药铺买块“自然铜”或是五金店买块“方铅矿”,用根细铜丝作成检波器,再作个蛛网式天线立在屋顶上,串连上矿石检波器和耳机,再接通地线,最简单的拼搏在线首页矿石收音机就作成了。全部投资还不超过一元人民币。因为没有放大系统,那玩意只能收到中波广播,也就是中央台和地方台,音量很小,只能一个人听。 .

我家是破落户,劫后还有个电子管收音机留下来。可家里实在太穷,出不起电费,于是闲置不用,文化娱乐便靠那矿石收音机。不光是我们孩子们轮流听,有时连大人都来参加,可惜耳机只有一副,无法满足日益高涨的人民大众消费需要。于是小哥哥便作了个高级矿石收音机,加了个可变电容器和谐振线圈,耳机改成了喇叭,但仍然没有功率放大,那喇叭全靠无线电波的原有功率驱动,声若蝇鸣,而且严重失真,我觉得效果还不如耳机。但小哥哥坚持那喇叭声如雷鸣,他拳威厉害,我只好随声附和。后来我看马克吐温《镀金时代》,说是某人破产后生不起炉子,又怕丢脸,便在壁炉膛里放了根蜡烛冒充炉火,当下就让我想起咱们那个矿石机的喇叭来。它和正经收音机的音量之比,大约也就是蜡烛和壁炉火焰的热量之比吧。 .

后来家里经济有些好转,出得起电费了,于是那“解放”前留下来的“七灯”(七个电子管,大人仍按“解放”前的习惯,叫“真空管”)收音机又开始工作。别看那玩意老牙,外表难看,鬼子做的东西(记得是英国货)质量可真高,那音色、音量、接收能力远远超过了国产的“红灯”机,而且从来不会坏,我最后搬出贫民窟时它好像还在工作。 .

这可让我在小夥伴们中大大地出了一阵子风头。那阵的人是真穷,班上除了我,似乎就没谁家还有收音机。每逢放学,我便邀请大夥儿上我家去听收音机,什么“小喇叭”、“星星火炬”等节目特别叫座。我到现在还记得孙敬修老师讲的故事呢。 .

到了70年代,我家又是那贫民窟大杂院拥有9寸黑白电视(以后升级为12寸)的首户。从此我家便改成了电影院。那天然然说起她当初怎么去隔壁人家看《霍元甲》,我马上便想起了当初我家改电影院那光景。 .

第一次听到正宗敌台广播完全是事故。记得是62年的事,我在上初中,明白了MW、SW乃是“中波”和“短波”的意思(英文词汇则是几十年后才学会的),于是没事便找短波台听。忽一日收到了某个普通话广拼搏在线首页播的台,我以为那是国内的台,也没怎么在意,只觉得那普通话说得软绵绵的,发音也不准,再听下去,不对了,说什么“渔民大丰收,好多人家都买了手表,感谢蒋总统的领导”等等。我顿时冷汗吓了一身,赶快扭开了,调回中波中央台,再迅速跑出门去看看,一切正常,这才把狂跳的心儿慢慢收回了腔子去。 .

后来大人知道了这事,狠狠地教育了我好几天,并再度停止了交付收音机电费,实行经济封锁,大概半年之后才解封。 .

用不着他们教育,我也知道自己犯了何等大罪。那个时代,“偷听敌台”从来是大罪,这禁区早就在我脑子里牢牢划下了。等到文革期间就更是如此了。那时官家经常毙人,满街都是“封神榜”,上面就常有“偷听敌台”字样,作为罪名之一。看多了这种布告,便再迟钝的同志也知道那是雷区,万万不可走近。所以,此后多年我再没犯过类似严重错误,特别是在文革高潮中。 .

但到了60、70年代之交,我却再也忍不住了。当时中苏在珍宝岛大打出手,我方据说是获得“完胜”。但我当时已经开始觉醒,知道和战胜法西斯德国的苏军比起来,土八路根本不是对手。如果人家成心大举进犯,咱们亡国祸不旋踵。 .

等到新闻电影《苏修在黑龙江、乌苏里江上的挑衅》公映,我的心便如压上了铅块一般沉重。在那电影上,人家武装到牙齿,那坦克、装甲车装甲之厚,行动之快,令人目摇神夺,我方与之对阵的却是用大木棒子武装起来的民兵;在江里,人家的舰艇来去如飞,我方只有点可怜的破木船,连三国周郎赤壁都不如。 .

奇怪的是,看那部电影的人中,似乎只有我一人有此忧国之思。那时我长姊回来探亲,我陪她一道看的那部电影。从头到尾,她骂不绝口:“这也欺人太甚了!”出了影院还在长篇连载地痛骂苏修。等她好不容易停下来换气时,我怯怯地说了句:“咱们恐怕不是人家的对手……”立刻就几乎被她活吃了。说起来,我这“汉奸”本是自家亲人封的,而且源远流长,早就是根歪苗黄的坏家伙了。俗话说“三岁看八十”,一点都没说错。 .

因为忧心如捣,我便豁了出去,开始有意收听敌台。不听也不行哪,当时那情景,似乎大战一触即发。官方传媒信息含量趋近于零,无非是和老修比赛谁骂人更机智更恶毒,如同老芦30多年后在网上打架一般。《人民日报》不是引经据典,说唐代大诗人李白生在碎叶河上的碎叶,而那就是苏联境内的某某地,就是嘲笑苏修新沙皇把中国传统北部疆界说成是长城,犹如把克里姆林宫城墙说成是苏联国境线一般荒唐。 .

吵这种架,老修倒万万不是咱们的对手。不过,靠那玩意,似乎并不能抵挡我在电影上看到的那些干货。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谁有资格作全球骂人冠军,而是这仗会不会打起来。但从官方媒体中,我只知道形势非常严峻,有生以来第一次,我似乎看到了那日益逼近的战争阴影,而在这场绝对一边倒的战争中,我的祖国几无取胜的可能。 .

于是便开始疯狂地收听敌台。开头是收听老修的,那玩意的信息含量倒远比咱们这边多。人家把1921年以来为儿子党买的单全TMD开了出来,特别强调了在二战入侵东北后,给了土八路多少多少军火,那简直是天文数字,怪不得人家要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没有这些“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援助”,我党绝对不会上台,云云。 .

但这些信息虽然丰富,却只论证了我党乃是靠老大哥援助起家这个事实,并未披露战争是否会爆发。于是我又找蒋匪帮的电台,发现那基本是宣传,没什么意思。真正有点信息含量的,还是美国之音和BBC。不听还好,越听越着急:人家都言之凿凿,说中苏大战在即,而且很可能是核战争! .

就在此时我听到上面泄露下来的消息,说伟大领袖说了: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你扔我也扔,顶多世界打个半残废。听了那话,我当时就认定他老人家已经完全彻底的疯了:要残废的不是人家,人家连油皮都蹭不下一块来,而是吾国吾民!真要打核战,还不如跟美帝打,人家绝对不会有极权国家那么残酷,不说国内有民意约束,就算毫无监督,真正丧心病狂的事还是做不出来的。 .

风声越来越紧,记得林副统帅的第一号战备通令就是那阵下达的。我急得吃不下睡不着──倒不是怕自己送命,我早就不想再在那黑暗世道里活下去了,当时自嘲的话便是“一很怕苦,二不怕死”,而是怕亡国灭种。如今回首往事,我不能不震骇于传统文化的洗脑神功:早在我出生两千年前,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忧国忧民的背时传统,便为我的心路描好了轨迹。 .

哪怕就是偷听敌台这事本身,也嘲讽式地向我披露了祖国的贫弱。我从《参考消息》上得知,苏联人民根本就听不到西方广播,因为人家有强大的抵制台,专门在西方电台的那个频率上播放大功率噪音,让你什么也听不见。而我靠一个半导体(那时半导体收音机已经普及,可以用耳塞偷听,非常安全),竟然什么敌台都能听到,似乎咱们的空间是完全开放的。光这事实本身就说明中国的技术落后到了何等地步。而就这种纸老虎,也敢去“斥(安鸟)每闻欺大鸟,昆鸡常笑老鹰非”! .

终于有一天,美国之音披露,中苏两国首脑达成停火协议,双方部队都后退30公里,停止接触。记得电台广播员说,中国在即将到来的摊牌面前软了下来,终于屈服了,云云。 .

一生中似乎还没有过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后来常常想,要是我被误诊为癌症患者,误诊被推翻时也绝对比不上听到那消息时我的感觉的百分之一吧。 .

那就是我一生中唯一有意偷听敌台的时期。此后我便再没偷听过了。理由很简单:风险太大,又没有什么意思:就算知道人家生活在天堂里又便如何?反倒更难受。 .

再次收听敌台,已经是上研究生的事了。那可不再是偷听,而是党交给咱们的光荣革命任务。学校还为此给每个研究生发了个Walkman(随身听),天天死听VOA的special English。我的听力就是靠那玩意练出来的。那阵已经是80年代,风气大变,有的学校居然在广播里放VOA,似乎也没人大惊小怪。所以,网友说90年代还在偷听敌台,我觉得很奇怪:还有偷听的必要么?莫非后来又倒退回去了? .

再后来,便是考上敌人的奖学金,政府愣将我这自费生制作为“自费公派”,光明正大地公开投敌,由此造成了我的被动叛逃罪,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如果将来要追究我的叛逃罪,则我就要坚决检举那愣把我变成“公派”,造成我的被动叛逃罪行的幕后策划者。.


二、答小六子关于矿石机的质疑

刚才在楼下看见六子质疑: .

“故芦老师教授“矿石收音机”制作课程,说大书耳。“一元机”型的元件
就是矿石、耳机、天线;这里不需线圈、调谐器,至于电容、电阻更不
谈了。在下倒要请教老师,如此就能听到中央台、地方台?不妨把电路
图画出来看看?” .

六同学真聪明,找对先生了。本师尊从来不说大书,没把握的事是不敢乱说D,如果真没把握,也一定会在文中注明,如果出错,立刻就承认,在这点上堪称网上无二,楼下oscar网友抨击的“要面子”这条中国常见病,为师倒还没有沾上,这点小同学得向本师尊好好学习才行,本师尊有厚望焉! .

为什么说你找对人了呢?因为那玩意是我从小摆弄熟了的,后来又在大学专攻过电工学、点子学,尽管我的专业最后没干这行,所以,师尊从实践到理论都交关崭,教你这顽童绰绰有余(或用老狼的话来说是“掉掉有余”)。 .

我说的最简单的矿石机就是那么回事,我自己装过的还不知道?别的什么都不用,就需要漆包线(纱包线也行)若干,矿石检波器一个,耳机一付,甚至连蜘蛛网天线都不用作,只需将漆包钱绕在电灯线上,利用电线作天线,那漆包线再引下来和矿石检波器、耳机串连后接地,保险你能听到中央台和地方台的广播,可惜没法选台,到底听到哪个,全由发送台和你家的距离决定,信号强的那个声音大些,信号弱的那个声音小,此外还有嗡嗡交流声,那是市电50赫兹引起的。 .

这就是最简单的矿石机。再复杂一点,就是装个天线,一端通入谐振线圈初级后接地,线圈次级则抽出许多头来,连接到所谓“分线器”上(也就是个多选择开关,可以用图钉制作),这样便能改变次级线圈匝数也就是谐振频率,次级两端再并联上耳机。这样便能通过旋钮,靠改变谐振频率来选台,但效果仍然差,仍会听到两个台拼搏在线下载同时播音,只是强弱可以靠旋钮改变。 .

在此基础上再加个可变电容器,并联在线圈次级,则构成个电感电容谐振电路,改变电容量就能改变谐振频率,选台效果就好多了。 .

至于电阻么,那是不需要D!请记住,上述矿石机的发声完全是靠电台发送的无线电波的原有功率,自己毫无功率放大,岂还能使用电阻去增大阻尼消耗?其实所有的能量转换机制中,就声能耗能最小,20万人同时讲话的功率也就相当于一节五号电池,所以接收到的那点电磁波本身的功率也就足够改变耳机磁铁对膜片的吸引力而引起膜片振动了。 .

固定电容则可用可不用,取决于你的经济能力。如果有钱买,可以在耳机两端并联一个,没有也无所谓。 .

六子小同学,你请老师画电路图,可难住了本师尊。虽然本师尊是理工出身的,可惜是电脑盲,不知道怎么在网上画图。不过师尊的本事是讲述能力特别强,任何一个非科盲看了我上面的介绍都立即能在脑子里画出电路图来。如果你做不到,则本师父别无选择,只好忍着巨大的痛苦,将你这不成材的东西逐出课堂。 .

我知道你这人本性狐疑,不会轻易相信师父大人。可惜现在矿石检波器大概只有博物馆里才有,所以无法请你用实验去证明本师傅的大书。这么办吧:反正你在国内,可以到图书馆去寻找50年代的少儿科普读物,例如之类。看看人家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说大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