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精华帖文 >


[转贴]马昌博:中国官场的“机关病”
在中国官场,官员们拼搏在线首页的身体状况,往往被其视为隐秘之事。一方面,完善的公费医疗体系和遍布各大医院的“干部病房”为该群体提供了远超公众的保障;另一面,官员的健康却往往难如其阶层本身那么强大,除了某些“机关病”横行,他们的精神看起来也更容易“黯然神伤”。于是,今天我们关心下领导们的健康问题——要说明的是,接下来的例证和论断,都来自相关学术论文和调查报告,而非个人观感。

  纯粹就疾病来说,近几年中有关公务员身体健康的调研论文不低于100篇——因为公务员体检福利好,所以数据往往齐全且连续——几乎所有的报告都在说明:高血脂、高血压、脂肪肝、糖尿病等慢性病成为许多公务员的通病,这些病由此被称为“机关病”。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公务员正在变成有着高血脂和高血压的胖子。

  重庆市一家著名医院公布的重庆市公务员健康状况说,高血脂、体重超标及肥胖、高血压居公务员最易患的疾病前三位;而一份对上海市某区公务员健康状况分析报告说,有近40%的男性公务员血糖异常,原因是应酬时的吸烟和酗酒。

  被过滤广告

  另外,公务员也是“亚健康”的代名词,2006年浙江省一项调查发现,70%的公务员处于亚健康状态,这一比例比普通劳动者高出近10个百分点。有意思的是,虽然男性公务员比女性公务员总体健康状况差,但女性公务员比男性公务员亚健康比例高。

  另外一个数据更有意思,《中国公职人员健康白皮书》指出98.5%的领导者存在健康问题,而且是级别越高健康问题越突出。当然,其所患之病大都属于“三高”等“富贵病”。

  医生们纷纷为上述统计结果找原因,除了烟酒伤身之外,一份《关于北京市公务员体育与健康的研究》说,调查的公务员中有60%的人不能按时吃饭;更多的报告则提出公务员们很少运动,一项调查说近半公务员出门坐车,上楼电梯,办公室久坐,几乎不运动。

  对于上述病症,医生们大都提到公务员“精神紧张,压力过大”。拼搏在线下载不过精神科的医生更喜欢用此解释另一些触目惊心的问题,比如抑郁症——在过去几年中,它往往和官员自杀事件一起出现。

  最近的例子中,4月份江西遂川一名副局长跳楼自杀,病历证实死者身患抑郁症;7月份,河北邯郸市邯山区区长张海忠亦被官方认定因重度抑郁症自杀身亡。

  虽然舆论对有些官员是因为抑郁还是因为政治考虑而自杀心存怀疑,但可以确证的是,相对于身体健康,公务员的精神健康看起来更糟糕些。

  一份完成于2008年的《公务员心理健康现状研究》的报告说:34.5%的干部不同程度地存在抑郁倾向。其中,重度占3.46%、中度占9.9%、轻度占21.30%。

  而浙江省心理卫生协会的调查报告指出,中国公务员队伍中有近30%的人存在心理健康问题。在所有的心理疾病患者中,公务员约占10%,这一比例高于其它任何职业。

  事实上,2005年中组部发布的《要重视和关心干部的心理健康》的文件也指出,“确有少数干部因心理负担过重而出现焦虑、抑郁等问题,甚至有个别干部心理严重失调,导致精神崩溃。”

  相关报告大都表明,官员的压力源主要来自“官场潜规则对个人政治前途的压力”。

  一方面,中国官场的上下级之间往往被诠释为一种“庇护主义”关系,下属对领导除了基于科层结构的“公共效忠”,还要有基于个人利益的“私人效忠”,否则就难以成为领导“圈子”里的人。

  横向之间,虽然同级公务员同为同事,但也是潜在的竞争者,表面上要维护关系,实际上却难有真心朋友。

  而且官场上升渠道单一,除非升职,没有其他路径:第一,公务员系统超过80%的是非领导职位;第二,在中国当官也是趁早不趁晚,年龄线卡的厉害——你35岁没到正处,45岁没到正厅,再想获得组织部垂青,就难了。

  所以官员的不确定感和焦虑感,往往更强。一些人长期处于心理疲劳,甚至是心理恐慌的状态。

  被过滤广告

  不过公务员们的抑郁也各有不同。《领导科学》杂志刊发的,以上海市公务员为研究对象的《对公务员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分析》一文说:30岁以下的公务员心理健康状况最差,因为此时他们往往自信不足。《西部某市级人民法院公务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研究》也认为,30 岁左右的青年公务员的心理问题最为突出。

  而30—39 岁的公务员,自我调适能力较强,而且正是最有望提拔的阶段;40—49岁的公务员开始进入倦怠期,面临升职的压力,心理健康状况不佳;50岁以上的公务员晋升机会明显减少,或者面临退休,心理波动很大。

  另外,副职往往比正职感觉受到压抑,不知如何既能与正职处理好关系又能发挥自己的才智。表现在工作上就是心理压力大;表现在身体上,就是有更多的“亚健康”状态出现。

  有意思的是,已婚的公务员往往比未婚的心理更健康,因为已婚者可以利用到更多的社会资源。

  而根据《公务员工作倦怠原因分析及干预》等报告,在不同学历中,本科学历及其以上者心理状态和压力承受能力比中专、大专学历的更好;而高中学历的公务员,因为自我期许不高,心态也反而更好。由此,大专和中专学历的官员最为脆弱。

  《西部经济不发达地区公务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研究》还发现,西部不发达地区公务员心理健康状况明显好于普通人群——因为在西部,公务员有着稳定的收入,良好的社会保障,同时掌握着行政权力,心态自然要更满足一些。

  研究表明,公务员职位越高,心态越好。调查显示,贵州一个针对厅局级官员调查的报告显示,绝大部分厅局级官员都对自己充满信心。而一般公务员中两成的调查者表示有“抑郁情绪”。

  2006年至2007年,上海浦东干部管理学院曾对参加培训的400多名厅局级学员进行心理素质测试,发现这些中高级官员大多数具有积极健全的人格特征。以至于负责此测试的该院领导人认为,官员心理素质问题是被媒体放大了——需要提醒的是,对方的样本显然都是政界精英。

  遗憾的是,官员们总是试图隐瞒自己的各种病症,尤其是即将被提拔的官员,以免影响仕途。相对于身体疾病,精神上的疾病更是谨慎到连医生都不去找的地步——如果一个官员承认自己精神状态有问题,别说委以重任,现有的‘领导岗位'可能都难以继续了。

  所以,就算找,也是电话咨询,姓名是坚决不能透露的。有些官员实在挺不住了,打电话给心理医生约在外面谈而不去医院——在外面只是“闲聊”而非“看病”,不落口实。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作者为《南方周末》资深编辑,《南方周末》部委观察栏目“府院新闻”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