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精华帖文 >


当民主成为贬义词

当民主成为贬义词

最近读了一些帖子,感到一种忧虑:民主这个曾经最光鲜的名词在我们这儿似乎正在变为贬义。许多曾经的民主人士或者民主的同情者支持者纷纷掉头对这个词对应的远景大张挞伐,许多意见不能说全无道理。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用民主油彩涂抹自己以显示另类、潮流、先知的情景比,当下一批“知识酷哥”用标榜反民主来显出自己更另类、更潮流、更有内涵更有深度。不能不说这也是一种进步,是思想向更深处掘进的一种现象。如果时至今日,中国人还只知一味将民主当成包治百病的神灵祭拜,而看不到它可能带来的负面,那么当下这代思想群体也太没出息了。历史要进步,思想必须向更前沿推进。

拼搏在线首页但问题是,许多反民主的意见本身是值的商榷的,除了一些是因为立场问题产生的价值偏向——比如因为已经跻身富贵阶层害怕民主化会对自己的处境产生不利,相当一些是出自对民主这种程序认识上的偏差。

应该说,作为一种相对于极权政治的政治形式,民主本身无所谓对错,它是一种世界潮流,是一种必然趋势,是大众生命意识觉醒后必然的权利声张,它虽然不是最好,但到目前为止还是相对好的一种政治制度。这里的“好”当然是针对整个人类的利益而言,因为当千百万普通民众起来要求平等要求基本人权的时候,只有民主这种政治制度可以使社会秩序相对平衡,大多数人的生命状态相对愉悦,假如此时再用传统的专制制度来应付醒过来的人群要么使社会处于压抑、窒息状态,要么动乱。所以,民主,也可以说是一种不得已为之的一种“无奈”选择,是一种权力分配游戏。

要把民主政治和实现民主的方式区分开来,要把真民主和假民主区分开来,要把标榜民主的口号和成熟的民主理念民主思想区分开来,另外不要把这个词做过于狭义的解读,以为民主就是底层民众做主,民主的民包含了民众中的各个阶层其中自然也包括精英。要把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的民主和民众自发倾向的“民主”冲动分开。现在似乎有种倾向,把民主和宪政对立起来,其实成熟的科拼搏在线首页学的民主制度应该包含了宪政。

之所以在当下会在思想、知识群体中出现反民主的思潮有这样几大原因:

一是一些民主人士的做派让人产生反感,以至于许多本来民主的支持者羞于以民主人士自居,甚至羞于与民主人士为伍。毁掉一个组织、团体、政党名声甚至架构的决定性势力一定不是来自它们的敌人,而是来自内部——内部的极端势力、内部的头脑简单立场异常坚定的信众。当民主成为一种天然正义的势力时,许多加入者便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审判者的心理优势,此时他们会痛恨一切与自己为敌的对手,于是出于义愤出于对对手的鄙视,他们往往采取恨不能消灭之的姿态,这种姿态在他们自己看来很美,但在旁观者眼里其实很丑。人们于是纷纷躲避远离。

二是大陆富裕阶层迅速膨胀,其中包括相当数量的知识分子,事实上目前在体质内外的相当一批知识人已经跻身权贵、中产,至少衣食无忧,这批人由于思辨深度和胸怀的原因,目前不太可能是民主的鼓吹者,而相当数量加入了反民主的合唱,有趣的是这些人中还不乏昔日的老民主人士,如果大家记忆足够好,目前的一些亿万富豪乃至省部级以上或者国家智囊人物中就有当年的民主活跃分子,这批人对民主态度的转变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其次中国相当数量的理论爱好者投机意识一直十分严重,当他们发现贬低、批评民主可以对自己有利时他们就会调转枪口。

必须指出,一个真正优秀的思想者,不应仅仅站在自己阶层的立场上看问题,否则他最多只能被称为某阶层的喉舌、笔杆子,至于见风使舵投机取巧抱粗腿等等更应该看成思想者或理论爱好者的奇耻大辱。现在有些知识人包括思想者已经不知不觉把自己放在贵族或者所谓的“成功一族”的立场上,以蔑视轻视底层民众以彰显自身的价值,是十分可怜的。思想者必须要有体恤底层民众的情怀,要有从整个大局和长远利益看问题的能力。

三是最新锐的一些思想人士对世界民主运动反思后的深入思考,这些人的反对民主或者反对即刻民主是出于思想认识和全局利益,他们才是这场反民主思潮中最有头脑的一批人。比如他们从苏东、阿拉伯、拉美等地的颜色革命中看到了经济衰退、政治腐败、道德败坏、社会混乱,为了避免中国也出现这样的局面,他们对民主化进程表示忧虑,主张至少在目前实行威权政治。这些人士的意见应该说不无道理,但是客观说还是有受制于表象之嫌。

任何国家地区的民主化初期出现一些社会动荡甚至混乱都应该视作正常现象,是母亲临产前的必然阵痛。母亲们不会因为害怕这种痛楚就拒绝生孩子。大的社会变革必然导致大的社会震荡,这是无法回避的必然代价,不论是前苏东、阿拉伯、拉美还是任何国家地区,只要坚持正确的民主化进程,早晚会走出目前的乱局,事实上俄罗斯等原来的“社会主义阵营”目前没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实他们的现状比“变色”前差,不然他们的人民为什么不将选票投给曾经的执政党?反过来,因为害怕动荡,就死守极权老路,在全球化的时代,遇到的问题不但不会少,而且会因为无法应付而局面更乱,与全国性的战争、饥荒等国家之癌相比,目前上述国家地区的“乱”是一种可以医治的病,而不是绝症。医治顽症的初期不会是一派甜蜜温馨。我们再耐心等等。实际上目前世界上哪个国家不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老牌的民主、宪政国家不同样乱象频仍吗?整个世界都处在转型过程中(包括经济转型),出现各种意料之外的问题在所难免,目前的这种乱与一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地球比,不知美好了多少倍。不民主化那些国家就日子好过吗?这就好比目前有好些大陆人怀念前三十年,难道真的是前三十年比后三十年好吗?虽然后三十年问题同样堆积如山,但是我们毕竟在朝可能根治顽疾的路上艰难迈进。

有人误以为民主了就是草根政治、民粹化,政治精英就必然媚俗、最后必然会出现希特勒,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出现希特勒在全世界的民主化进程中毕竟只是个案,而且是早期现象,更多的实例我们看到的是民主政治给全人类带来的福祉。如果连这点记忆也忘记了,那就太不顾事实了。首先毋庸怀疑,任何政治其实都是精英政治,世界上从来不存在由底层平民决定一国政治走向的事例,在民主政治中,底层民众表达的只是他们基本的生存权利,而各阶层民众的权利这是任何一个稍有现代意识的政治家都必须考虑的,也只有照顾了底层民众的基本利益,这个世界才会太平,也才会有精英们的理想生活,为底层民众着想实际上也是为精英自己着想,这是不太难理解的道理。比如在民主政治中富人们要“被迫”交出相对多的税,表面看是“媚俗”了,但是假如富人们为了眼皮底下一点小利而不愿交更多的税,那结果会如何?犹如为了有个清洁漂亮的生活环境,你必须付出每天去打扫的“成本”,把底层民众安顿好也是为了给富人们精英们有一个舒适的环境——虽然这个比喻有歧视底层民众之嫌。以为照顾了底层民众的利益就会侵害精英的利益实在是一种短视。

(一个昔日的草根一旦跻身权力阶层,本身就已经精英化了,就像当年毛泽东让王洪文、陈永贵等人“坐直升机”突击进入最高领导层试图将最高权力平民化,殊不知王等一旦进入最高权力中心,不出一个月,本身就已经经历了由平民到权贵的突变,他们的心态、立场都完全不可能真的再向着昔日的哥们老乡,他们和林彪江青们事实已经毫无二致。)

其次,政治精英虽然有为了选票向选民抛媚眼的嫌疑,但是在一个信息高速畅通的时代,选民的政治倾向不再是极端短视的本能诉求,他们在经历政治精英、思想精英的长期驯化、影响后,会权衡短期利益和中长期利益、局部利益和全局利益(全局利益是一种根本的长期利益,比如环保,稍有文化的选民都不会反对环保开销,最近的什邡事件就可以看出民众在选择经济发展包括就业与环境、健康的关系上的理性),所以以为民主必然导致媚俗化的结论是没有根据的。当然在民主的初期,由于一些选民素质的低下,确实会出现民主乱乡、民主乱国的情况,但那时暂时的,可以说也是一个国家、地区学习民主的必然过程、必交的学费。哪个国家、地区的民主化过程不需要经历由幼稚到相对成熟的过程?看看台湾就知道了,那种民主初期乱哄哄的场景历历在目,虽说目前还是远谈不上成熟,但是已经初具雏形,台湾的一切经济、文化、民生、社会并没有因为民主化而出现倒退,相反人的精神面貌和社会各种现状都是历史上最好。

当然,作为一种只是相对好的制度,必然会出现各种负面的因素,今后是否会出现比目前的民主制度更理想的制度暂时还不得而知,或许我们中国人将来可以贡献一种更优秀的政治文明,但是在那种文明出现之前,你可能还必须经历一次与各国类似的民主化过程。饭只能一口一口吃,路只能一步一步走。历史总是充斥了各种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