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经济风云 >


[转贴]民主的强盗公司与世界政府
蒋庆与盛洪对话之五、民主的强盗公司与世界政府



盛洪: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一个强盗公司,可以特别民主,但是决策的目的是为了掠夺。绝不能因为这个强盗公司非常民主,就说他们的掠夺是有道理的。这从逻辑上推导不出来。





蒋庆:对,由于民主能有效达到共识,掠夺的效率还特别高。







盛洪:对,很多时候是这样。但一些西方知识分子总有一种道德优越感,提出了“民主和平论”,“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民主国家只是和专 制国家打仗”,证明其道德优越。这当然与历史事实不相符。用希腊的例子就够了。希腊就亡在“民主国家”之间老打仗。近代也是如此。英国要与荷兰打仗,并不在乎荷兰是“民主国家”。美国这个“民主国家”也是从“民主国家”英国的统治下打出来的。“民主国家”内部也会打仗,如美国的内战。现代最大的战争都是在西方国家,即所谓“民主国家”之间打的。希特勒是德国人选出来的。当然,这里的“民主国家”并非一般称谓,而是西方国家的代名词。从逻辑上讲,民主的真精神是,任何一项决策,要经过决策结果所影拼搏在线计划响的所有人的同意。但对外战争的决策却不是受影响的人也投了票。也就是说你要打仗了,跟另外一国打仗,另外一国也要投票。因此涉及到国际问题,国内民主并不能阻止战争。在拥有武力优势时,“民主国家”甚至还很好战。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把这个民主意志推广,打仗的时候,被打的对象也能投票,而且肯定是反对打仗。这种真精神可能抑制打仗。而所谓西方人讲的民主是国内的民主,国内的民主可以决定对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开战,这样的民主恰恰违反了民主的真精神,就是任何决策要吸收受决策影响的所有人的意见。所以所谓“民主和平论”是似是而非的,即所有国家都是“民主国家”了,就不会有战争了。一些冷静的西方学者,如亨廷顿也承认,第三世界国家实现民主后,往往更“民族主义”。当然,西方国家一直就很“民族主义”,只是西方人自己说自己是“世界主义”。但我曾说过,这不过是“扩张的民族主义”的代名词而己。







蒋庆:我们可以肯定英国当时发动鸦片战争,英国的议会是完全通过的,是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的。







盛洪:鸦片战争正是英国议会通过的。






蒋庆:如果当时英国全民投票,肯定国民大部分同意攻打中国。







盛洪:其实这种情况早就有例证,希腊当时的战争,罗马当时的战争,实际上都是议会通过的,如罗马的百人队大会;包括现在的美国,布什总统在国内并不是孤家寡人,他是受到了大多数美国人的支持。当然,如果他执意要甩开联合国去打伊拉克,就没有民主的国际合法性。也包括各种各样的扩张。







蒋庆:但是,西方民主的经典含义,并不包括你所说的“如果决策影响到其他人就需要其他人也同意”这层意思。







盛洪:经典没有这样讲,其真精神是如此。







蒋庆:民主最原始的概念、最根本的精神只是说做出决定是出于一国内多数人的意志,从而实现一国范围内多数人的统治。民主的法理含义是“主权在民”,议会是实现“主权在民”的制度性安排。主权是一个国家独自拥有的、排他的最高权力。那么,如何体现主权呢?在君主制度下,君主就是一个主权者。在民主国家中,一国之内的所有人民就是主权者。国家统治权威的合法性,就产生于一国之内人民的同意。人民通过他的公意的表达,产生了政府,产生了法院。所以,民主一定要和主权概念联系,而主权是绝对至上排他的,民主就不可能涉及你所说的一国主权范围之外的民意。







盛洪:这样一种主权在民的民主,可以推导到国际政治中。每个国家就好像一个人一样,或者干脆没有国家,每个人只代表自己。当然要有层次和结构。







蒋庆:为什么国际政治中实现不了?因为没有主权。







盛洪:在全世界的所有国家中,老百姓可以形成一个世界主权,即世界政府。







蒋庆:主权这个概念是排他的,封闭的,不能被取代的。按照卢梭的思想,这个主权甚至是不能被代表的。这个主权在英、美等国可以通过代议制体现出来,而卢梭则主张直接民主,全民公决是直接民主的一个具体体现。美国的总统选举,也有卢梭直接民主的精神。可见,一国是有主权的,主权是可以通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来代表的。但在国际上则没有主权,基督教说主权在上帝,只是虚说,主权的后面一定要有合法的暴力作后盾,而各国之上没有一个排他的强有力的合法暴力,所以在国内产生的基于主权概念的民主原则就很难推到国际上。







盛洪:应该考虑有一个世界政府,以结束目前的“世界无政府状态”!







厚生:汤因比从历史的经验出发,认为全球只能先实现“政治统一”。







蒋庆:拼搏在线计划世界政府是太远了。







盛洪:这是在理论上思考,这是一个思维实验。世界政府就可以把民主运用到世界范围。







蒋庆:你的分析很像霍布斯分析国家的产生,霍布斯是个功利主义者,他的整个分析最后的基点是个人的欲望,特别是生存欲。在没有国家的状态下,人和人是狼的关系。如果人和人是狼的关系,意味着这个社会不可能存在。你想,大家都是狼,社会没有一个稳定的生存秩序,生命、财产还有什么保障?所以第一条自然法,就是要为了保护人的生存。怎样保护?我们就要放弃权利。我们要把我们每个人所有的权利都放弃,如果我放你不放不行,所以我们大家都要放,大家把权利放弃交给了一个主权者--君主,从而成立一个政府。这样的话,政府再用强力来保障我们的生存。国与国关系实际上也很类似,近代以来在社会达尔文主义主宰下的国际关系中,国与国的关系就像狼与狼的关系一样。这样的话,国际关系中,每个国家不能够像每个个人一样放弃权利。因为你要成立世界政府,必须每个国家都放弃权利,放弃权利就是放弃国家的统治力量与利益,也就是放弃我们所说的国家主权。很多思想家,一直对这个主权概念进行反省。西方近代民族国家产生的最大的特征就是主权概念的形成,主权就是民族国家的特质,只要民族国家还存在一天,主权就不会消失,因而世界政府就不会形成。所以说如果国家与国家可以像每个人一样,放弃其权力与权利,世界政府当然可以成立。我觉得世界政府可以作为一种理想,跟中国的大同理想一样,是太平世、大同世才能考虑建构的产物。现在的世界还处在据乱世,还是一个所谓全球的战国时代,一切都还要靠霸力解决问题,还没有可能着手来建构世界政府。联合国也只能说是一个全球同盟,而不是世界政府,因为它没有主权。


转自華夏復興網www.hxf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