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猫眼看人 >


读《钱钟书冒效鲁诗案》03
读《钱钟书冒效鲁诗案》03

钱冒诗案的第二对象是陈衍。

陈衍也是当时诗坛的领袖,对钱基博父子都欣赏有加,特别是对子钱钟书,因为他通英文。至于诗歌,陈衍和钱钟书既是私淑又是忘年交。说“私淑”,是因为钱钟书在悼念陈衍的诗里写道“未敢门墙列”,说不好意思申请做陈衍的弟子。说“忘年交”,是因为陈衍对钱钟书最好的关系可以用1932年除夕,陈招钱“度岁”来代表。这度岁,我想应该具体为“陈招钱陪他通宵达旦过除夕”。两人于是谈了一夜的诗文人物吧?钱钟书赞陈衍“新诗高妙绝跻攀”,称自己“欲和徒嗟笔力孱”。这一扬一抑,重要的不是钱把陈衍捧得太高,因为这是个人爱好,当不得真,好比有人称毛石头的诗词“形象思维第一流”,谁要讥刺这赞誉,谁就是大春绿。这一扬一抑,重要的在于钱钟书把自己贬得太低,等于说想巴结而徒叹巴结不上。这不但有悖钱钟书一贯的目空一切的高傲性格,更重要的是明显不符合实际。他不是实际上和陈衍谈诗了吗?陈衍不是实际上称道了钱诗吗?钱不是实际上和陈诗了吗?这种把已经“够上了”说成永远“够不上”,就跟小灯儿乱认太阳爹一样,回想起来很丢人的。你看小灯好意思发表认爹诗吗?所以钱钟书也“以少作”为由,把这首诗“删未入集拼搏在线下载”。

我以为钱钟书对陈衍的敬仰不单在于陈的诗作,还在陈的诗论。这一点是卞孝萱教授对着眼前自己搬来的材料也没有看出来。卞教授引陈衍夸赞钱钟书的一大段话,里面夸钱的人格特征,我看都是故作惊讶的皮里阳秋,倒是夸钱的诗才是陈表示了自己的诗论一斑,甚有价值,特抄如下:

余以为性情兴会固与生俱来,根柢阅历必与年俱进。然性情兴趣亦往往先入为主而不自觉。而及其弥永而弥广,有不能自为限量者。不臻其境,遽发为牢愁,遁为旷达,流为绮靡,入於僻涩,皆非深造逢源之道也。默存勉之。以子之强志博览,不亟亟於尽发其覆,性情兴会有不弥广弥永独立自成一家者,吾不信也。

这话是说钱钟书本是一块写诗的料,但是天生丽质也需要学习妆扮,就跟现在的模特儿、空姐一样。首先要漂亮,其次要学装。这是一层辩证意思。第二层,陈衍是说天生丽质、天纵性情会不知不觉地表现出来,在学习之前就达到一个令人刮目的程度。这就是所谓的“小聪明”。这种“小聪明”只有向深广两度发展下去,才能达到无限量境地。因此不要小慧就沾沾自喜。这还是突出学习的重要性。这是第二层辩证意思。第三层,在没有达到无限量境地之前,小聪明和学习的联合作用,都可以叫你作诗表现出或牢愁或旷达或绮靡或僻涩。总之,按你钱钟书的性情和学力,你要你的诗呈现怎样的“风”、“格”、“调”,随便你啦。但是这都不是学诗作诗的根源所在和深造之道也。这就是说,通过学习,以你的性情,你可以装,不会发生东施效颦的故事,却像合格的模特儿、空姐那样,但是她们的笑靥肯定不是她们的心田之荷。所以,陈衍要钱钟书以其才情学力不断克服自己的障碍,最后自成一家,这就是诗人和学人统一。陈衍的如此诗论价值如何?我抟扶摇在此不做评论,我只是指出这个针对钱钟书的诗论是很得钱小子服膺的。这是构成钱敬仰陈衍的重要因素,因为陈可以说是钱钟书的指路人、人生之导师。

冒效鲁和陈衍无来往,但是陈衍是冒父的朋友。冒效鲁对父亲的很多朋友都尊称以“”,却对陈衍在内的少数人直呼其名。亲疏立现,不知原因。知道原因是卞孝萱举的几例。一是冒效鲁写诗讥陈衍写诗话讨好权贵;二是冒效鲁写诗斥陈衍对不起冒父冒广生;三是冒效鲁写诗斥陈衍“谬夸”他宠爱的厨师父子张宗杨、张京生。这二、三一对照,反差就太大了。对上人学士,你轻易负之;对下人厨子,你百般说他拼搏在线首页诗好,非“我”教导,自学而成。这就引起广大士大夫不满,冒效鲁写诗不过是反映了这样的“群众意见”。不过总结起来说,冒效鲁之恶陈衍,在于陈的为人,也就是人格,并不涉及诗艺、诗论。

总起来说,钱钟书和冒效鲁这一对诗歌诤友对陈衍的态度截然相反,但是逻辑一致,都是有所扬讳。钱扬陈的诗作诗论,讳其为人诟病的行藏。这些行藏钱一定知道,因为陈衍“谬夸”杨厨师父子,有明文发表,我们今天也看得到。冒张扬陈的不轨之行,恐怕带有一申家父的私怨。试想,假如陈和冒父关系胶漆,那么陈“谬奖”厨师,这很可能成为一件美谈雅事。可是现在因为陈被说成“负”冒父了,于是这“谬夸”就成为恶行。而冒效鲁作为诗艺大家,闭口不谈陈衍诗艺,这至少可以说意气用事吧?钱钟书、冒效鲁各自直接对待陈衍的态度构成了他俩之间间接的矛盾。但是这个矛盾不是针锋相对的。钱爱陈诗又尊重世交,别的不管;冒因父怨而盯住陈的“不轨”看,全不顾陈衍的诗艺诗论。这只有钱、冒各行其是而不要在相互仇讎了。我抟扶摇于此深有体会。我曾祖算“大”地主;我祖父随孙立人去台湾训练新军,为老蒋打点基地,后身为军中显赫,专门监察台湾陆军的高级军官包括汤恩伯、蒋纬国之流;土改时我曾祖家划为“地主”,田产充公,却获得“革命军属”的名号。这个“革命军”指的是红哥八爷四叔PLA,我祖父抗日从军,一直是历史的和当时现行的国民党军。“三年自然灾害”,曾祖父母还给CCP政府转为城镇户口,吃商品粮;县长每年例行看望,“嘘寒问暖”是工作。为什么?因为这家地主对CCP有大功劳。斗地主,制度要执行,田地要没收,但是情义不能忘,一定要回报,哪怕大事最终没有成,80年代来大陆,北京隆重地秘密招待,称为“自己人”。你说我这个地主阶级和反动军官的(曾)孙子怎么不感谢CCP?而同时,我知道很多地主家的子弟恨拼搏在线计划CCP,是吧?两者之间没有共同的道理,只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大家说自己的话。这就是钱钟书和冒效鲁对陈衍各说自己的话而形成的“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