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猫眼看人 >


杜君立:《水浒》与《教父》

人类的历史本是口口相因,这叫做口碑。文字出现以后,历史发生了重大变化。人类的许多古老文明因为人的死亡与文字的湮灭(即使留下来的文字也无人认识),为我们留下无数谜团,比如古玛雅文明和楼兰古国。
中国历史相对要幸运得多,24史何其完整,甚至留下董狐笔的美谈。中国历史分为两种:正史与野史。前者是官方修订的历史,后者则是民间写作。官方修史的初衷是要让官方的永远正确彪炳史册,民间因为没有这种崇高觉悟,细节丰满的野史往往要难看得多。
比如在所谓的“靖康耻”中,徽钦二帝被金人掳到黑龙江,扔进猪井(金人习惯在旱井中养猪),让其坐井观天。正史竟然歌颂为“二圣北狩”。要不是野史记载,我们还真以为我们的万岁父子开着路虎去北边猎猪去了。
野史是小说的前身,小说正是从野史笔记开始的,这种民间写作逐渐从野史中走出,形成一种与诗歌比肩的文学式样。

与西方文艺复兴同时,中国小说在明清时期也到达了成熟期。“四大名著”就是诞生在那个时期:《西游记》是神幻小说,《三国演义》是 历史小说,《红楼梦》是文人小说,而《水浒》则是唯一的通俗小说。

通俗小说类似现代的商业小说,巴尔扎克的100余部长篇小说都可以归入此范畴。通俗小说内容浅显、通俗易懂、人物性格分明、故事节奏紧凑有趣。其目标读者是贩夫走卒引车卖浆的市井平民。

与《水浒》几乎是同一背景的《金瓶梅》则是现实主义文人小说,被列入“六大才子书”。文人小说是写给书斋里的文化人看的。这些饱暖的文化人看过之后没事干,就一起讨论讨论,考据考据,然后成立个“红学”“金学”“钱学”什么的,这样竟然又找了份名利双收的好职使。

中国老话有“少不看《水浒》”的说法,我们一般以为是怕年轻人像李逵一样好勇斗狠,其实不然。是因为《水浒》太黑了,在《水浒》的世界里,人心太黑暗,社会太黑暗,这世上简直没有一个好人:贪污、勒索、敲诈、陷害、抢劫、杀人越货、通奸、谋杀、吃人、偷窃、欺骗、利用、背叛、虚伪、阴谋……一个初涉人世的年轻人看到这书,真不知他将如何面对这个他即将踏入的社会。

曾经有人问被誉为“琼瑶叔叔”的中年通俗小说作家海岩,为什么他的小说主人公都是阳光青年。海岩说:因为只有年轻人才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中年人的心里太阴暗了,没法写。确实,看看《废都》《檀香刑》《手机》一类的中年小说就知道了。

《水浒》之所以黑,是因为它写的就是黑社会,或者说,《水浒》是一部黑社会小说。《古惑仔》是有名的黑社会电影,老大陈浩南对洁身自好的“大头”说:“世界上只有两种秩序:法治秩序和地下秩序,我们不幸身处的是地下秩序,你想躲也躲不开。”

所谓地下就是黑色的、黑暗的、没有阳光的、见不得人的。黑社会就是黑暗的社会,是我们看不到的社会,它与我们眼睛看到的“和 谐社会”截然不同。

马里奥•左普的《教父》是一部世界著名的黑社会小说,也是一部极其成功的通俗小说,单在美国几年的发行量就超过1300多万册,翻拍成电影后两夺奥斯卡奖。黑社会老大唐•科里尼奥垄断了纽约橄榄油交易、赌博和旅馆业,并控制着许多行业工会,与各色政客暗通款曲,心狠手辣但外表慈祥仗义,被誉为“教父(Father)”。

小说的扉页上写着巴尔扎克的一句话:“每一笔巨大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罪恶。”在美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国家主权是全体公民的,再有野心的人也无法“窃国成侯”,政府的权力也极其有限,唯一可以无限扩张的就是商业。
最大商业利润往往来源于垄断,黑社会就依靠黑色暴力规则,在法律的缝隙制造这种垄断。我们看到的垄断即使非法,那也是阳光下的,而背后的罪恶和暴力则是黑暗中的,我们永远看不到。所以小说满足人的好奇心,让人看到他自己从未看到过的场面。

《水浒》写的是中国皇权专制社会,法律只有专门收拾“普通老百姓”的“王法”,资本和商业当然不可能出现,权力是这种社会唯一的社会财富,盗钩者贼,盗国者侯。每个人都厮杀在权力的疆场,暴力是唯一可以依仗的资本。吴思先生将此命名为“血酬定律”。
暴力与权力不可能像商业一样成为阳光下的商品,而只能是地下的黑色力量,其规则自然也是说不出口的潜规则,否则就抵消了君臣仁义的官方意识形态。

如果说专制皇权是一个超级黑社会,那么梁山则是一个小型黑社会。《水浒》书写了一大批黑社会人物的成长历程,也写出了黑社会的独立(占山为王)、合并(上梁山)、火并(黑吃黑)及兼并(招安)等过程。
如果《水浒》的扉页上也要写上一句话的话,不妨可以写:每一个巨大权力的背后都隐藏着罪恶。

鲁达是当地谁也不敢惹“警察副局长”,当然看不起郑关西——一个杀猪的黑社会老大,三拳就给打死了。鲁达不想被“双规”调查,干脆一走了之。好在当时有没有户口限制。
武松一介武夫,打死老虎被荣录为“刑警队长”。武大郎被杀,武松用私刑杀了嫂子和王婆,随之与当地黑社会老大西门庆发生冲突。刺杀西门大官人后,武松自首伏法,因其是“自己人”,仅轻判劳改。
在《金瓶梅》更真实的书写中,西门庆是绝对的黑社会老大,武松根本奈何不了他。只有在西门庆死后,武松才敢杀嫂。从武松掠走潘金莲的无数金银细软看,武松杀嫂主要是谋财,报仇倒是其次了。

官商施恩的快活林被另一官商张都监给“法人”了。武松到了劳改营,施恩对武松稍一“施恩”,武松就成了施恩的铁杆打手,帮他夺回了快活林的法人资格。
张都监也对武松施恩,武松被感动,正欲给张都监做马仔,却发现老大根本不信任他,武松遂把张都监一家老少齐齐给灭了。

高俅不过一个小混混,连大哥都算不上。认了皇帝这个超级大哥后,他跨越式发展成了真正的大哥。
林冲是赵宋黑社会的一普通马仔,得罪了大哥高俅,眼看命不保,只得落荒去投靠王伦这个袖珍黑社会的大哥,王伦还差点不要他。

宋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黑社会老大,他不过官府一普通秘书,竟然仗义疏财得“及时雨”雅号,可见其灰色黑色收入之多。另一老大晁盖“抢银行”事发,他及时通风报信。被老婆阎婆惜揭发,宋就杀人灭口。宋江是“自己人”,也一个劳改了事。
宋老大到了劳改营,吃得好穿得好心情舒畅,而且又发展了李逵、戴宗两个马仔。

张顺是渔霸,不经他允许,谁也不敢卖鱼,他说什么价就什么价,这叫欺行霸市。王八看绿豆,张顺荣幸地与宋江拜了把子。

宋江“在网上”发了首歪诗,被审查员黄文炳同志揭发。竟被打成“反革命”差点毙了。宋江被他的黑社会兄弟劫法场救了,第一件事就是报仇,一刀一刀竟把黄文炳给涮着吃了。

杨志系光荣军人后代,花光了银子想买个高级马仔做,最后穷得去卖刀,竟被“城管”牛二整得学了李志强。两次“运钞车”被劫走,杨志干脆加入了劫他的黑社会。
卢俊义是河北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被赵宋黑社会找茬给收拾得家破财亡。这让我想起同出河北的民营企业家孙大午来。
萧王爷是“国家政协委员”,他叔叔的房子被地方官府搞房地产给强行拆迁了。他去一说,连他也被投进了监狱。
时迁是一个偷鸡摸狗的梁上君子。孙二娘开黑店,动辄把顾客蒸成人肉包子卖给另一个顾客。这在黑社会都叫做英雄。

黑社会具有寄生性,必须找到它的宿主才能生存。所以赵宋黑社会是最成功的黑社会,A股是道德仁义的赵宋盛世,B股是巧取豪夺的拼搏在线计划官府统治。
宋江们在赵宋黑社会是牛尾级的马仔,或受到上级马仔的欺压,或看到当大哥无望,就纷纷脱离去寻觅新“大哥”,或者做一个鸡头级的大哥。
王伦的黑社会不够黑,他就完蛋了。宋江晁盖的黑社会发展太过迅速,更要命的是它没有宿主。梁山独立于社会之外,跟世外桃源似的。但黑社会不是乌托邦,宋江们也不是浪漫的诗人和小资,他们追求的也是一般世俗社会所追求的东西:权力、财富,只不过他们的手段不同而已。
要权力么,超级老大赵宋肯定不干,而且要消灭它的一切竞争者。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息。那么就图些财吧。没有税捐没有保护费,黑社会喝西北风啊?祝家庄、曾头寺这些富裕城镇就被这样“打土豪分田地”了。
这样打一回鱼吃几天,可不是个常事。眼看窝边草都啃光了。要不就下山,从赵宋老大那里抢地盘,做一个名副其实的黑社会。要不就加入赵宋黑社会算了,黑社会之间其实最讲“以和为贵”了。

一个“奉天承运”,一个“替天行道”。面对赵宋这个超级黑社会,梁山根本没有一点机会。宋江通过花银子买通赵老大的马子李师师和马仔张叔夜,终于达成和解,梁山黑社会成功加盟赵宋黑社会。
赵宋黑社会的资深马仔根本看不起这些不怎么“根红苗正”的新马仔,而且也根本不信任。新入伙的总得拿点“投名状”以表红心吧。梁山的老大们如今不过是赵宋的分舵马仔,先干出点成绩是当务之急。
赵宋黑社会的梁山帮被老大派去消灭方腊王庆大辽们等黑社会势力,最后砂轮打石头,炮灰扬撒殆尽。一个黑社会消失,一个超级黑社会也就更加纯色更加完美。

和《教父》比起来,《水浒》对黑社会描述得更加壮阔诡秘、气象万千。与《教父》的黑社会比起来,《水浒》的黑社会更具成色,黑得一塌糊涂。至少《教父》中有令人感动的爱情,在《水浒》中,女人或者如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或者如孙二娘、扈三娘、顾大嫂,女人的命运都惨不可言。

黑社会与江湖是两种东西。黑社会是一种现实的社会生态,江湖则是一种超脱的社会拼搏在线首页文化。黑社会的规则或许有几分“侠”的意思,但绝不是真正意义的侠。
侠是世人对被拯救的期盼,侠是一种浪漫的生活方式。罗宾汉、佐罗、三剑客、蜘蛛侠、超人、超胆侠、变形金刚等都是侠。
但中国的侠往往不太干净,因为他们人格始终不是独立的,不是陷于权力、名利斗争,就是依附于社会强权势力。没有忘我、正义这两个内涵,这样的“侠”未免太俗了。
大多数现代武侠小说描写的都是江湖名利阴谋斗争,与俗世争权夺利毫无二致。《施公案》、《三侠五义》等等传统武侠小说中,侠客不过都是些朝廷的鹰犬,一个个黄天霸貌似的正义凛然不可一世,但毫无侠所应有的道义感。
缺少独立精神,“侠”也就不能成立。“义”也不过只是职业的忠诚而已。这样的侠实质只是黑社会的打手或杀手,连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杀手都算不上。因为他们的终极理想不过是做老大或天下第一。

本人博客http://d3773.blog.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