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文化散论 >


[转贴]中国人应该生活得更幽默
中国人应该生活得更幽默

《讽刺与幽默》 2007年03月23日14:37

  编者按:处在社会转型期的中国,国人面临各种复杂的压力,心理疾病呈上升趋势。人们的物质条件尽管比过去好了不少,可内心感受的幸福指数却没有与时俱进,如何缓解人们的压力,让平凡的生活更幽默、更轻松呢?本报推出“中国人应该生活得更幽默”系列大家谈,邀请社会各界人士一起来讨论。本期邀约资深编审朱铁志、杂文家吴志实、著名漫画家方成三人来解读这一话题,同时,也期待读者的积极参与。

  笑对压力

  朱铁志

  生活千奇百怪,矛盾五花八门,人分三流九等,心态喜忧不同。甭管你春风得意,还是败走麦城,压力无处不在,忧虑无时不有。当了官的,想当更大的官;发了财的,想发更大的财,出了名的,想出更大的名。于是乎,原本显赫的地位,成了无名的痛楚;本来大把的钞票,变为害人的烦恼;而如雷贯耳的名声,成了遭人诟病的渊薮。没钱时拼了老命想挣钱,有了钱疑神疑鬼怕丢钱;没当官时削尖脑袋往官场钻,当官以后战战兢兢唯恐遭暗算;没出名时前刨后蹬想出名,出名以后众叛亲离高处不胜寒。为官所累,为钱所累,为名所累,真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矣?

  其实,生活还是那个生活,人众还是那群人众。不因你高兴而阳光灿烂,不因你忧虑而乌云满天。如此说来,倒是那个叫做米卢蒂诺维奇的塞尔维亚老头说得对:态度决定一切。笑对生活,压力就变成动力。同样是电闪雷鸣,有人抱怨上班路难行,有人感叹又是风调雨顺天;同样是机械故障,有人埋怨无拼搏在线下载法坐电梯,有人想正好爬楼当锻炼。每天早上,你能够用二十八颗健全的牙齿自如地咀嚼粗茶淡饭,能够用健壮的双腿自由地行走在洒满阳光的道路上。偶尔你会哼出一首不知名的歌曲,间或引来赞许的目光和微笑的脸,这就换来一天的好心情。下班以后,你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温馨的小家,虽然老婆也许没有人家的漂亮,但知书达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孩子虽然不是莫扎特那样的天才,但身体健康、智力健全,活泼可爱。而那套别致的住房尽管不比人家的豪宅,但毕竟依靠自己的劳动早已“完款”。这岂不也是一种幸福?

  换一种心态,就换了一个世界。到处乌云密布,时时暗藏杀机。而同样的日子,简直就没法过了:一块儿长大的鼻涕孩儿,转眼成了局级干部,你说气不气人?一起活过尿泥的“发小”,说话间变成腰缠万贯的大款,你说气不气人?凭什么张三满世界演讲,而我连讲台都上不去?凭什么李四接二连三出书,而我连发表一块“豆腐干”都有困难?凭什么后来的年轻人住上新房子?凭什么早已过气的“权威”霸着位置不下来?凭什么……

  唉!说你有才你就才高八斗?说你博学你就学富五车?拉倒吧!你吃几碗干饭你的胃知道,你读几本书你的头知道。说你胖你不多长肉,说你瘦你不短斤两。人还是那一百多斤,学问还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凭啥人家一说你就要么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要么气得半死?一个人成了赞美者赞美的奴隶、诋毁者诋毁的奴隶,事实上就成了别人口舌和唾沫的奴隶,你说你能有多大份量,多强实力?还怪人家看轻你么?

  聪明的人总是平静面对生活,微笑应对压力。春风满面是活,愁眉苦脸也是活。除非你不想活了,否则,何不让自己的嘴角经常向上一点,目光稍微舒展一点,脸庞尽量生动一点?别人看着舒服,自己照个镜子也觉得快活。▲

  (作者是资深编审)

  会幽默和懂幽默

  吴志实

  现如今大家爱谈幽默,会不会幽默和懂不懂幽默,非同小可。一个人幽默与否,在官场和职场已成识人的标准,甚至要胜过其他能力的考察。

  看重幽默,有很多客观原因。生活的压力太大,烦人的事情太多……人的神经要舒缓放松,据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会幽默和懂幽默。幽默就像润滑剂,润滑别人也润滑自己。郭德纲的相声拼搏在线计划能火,卖出天价,讽刺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幽默。人们越来越离不开幽默。

  幽默是一种人生态度,这是林语堂先生说的。他曾写过好多文章论述幽默问题,甚至还例举出一大堆中外历史人物,说他们的幽默言行我们应该进行发掘和研究。林语堂是幽默大师,他是想从学理上探讨幽默。可我以为,一般老百姓对幽默的认识还是来自生活,来自身边的人和事。在这点上,老舍先生是身体力行者。他那种“让人窝窝头吃出肉味儿”的幽默,林语堂是体味不出的。这乃盖因老舍先生的幽默来自民间,是来自底层大众的。

  说到大众的幽默,普及的大师当属侯宝林。相声艺术在侯宝林一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光大,也让什么是幽默深入到万户千家。时下人们热捧郭德纲,不过是对相声萎靡的一种“拨乱反正”。与侯宝林先生比,郭德纲的幽默仍是仅得皮毛,也就是说,于幽默,郭德纲辈尚未窥其堂奥,更未能登堂入室。然而,今天能有郭德纲的“搅动”总算是幽默的幸事,起码说明这只“泥鳅”,让沉闷的相声界有了点儿响动。

  说到幽默就不能不提到讽刺,讽刺与幽默从来都是联袂而生的。不管幽默的讽刺还是讽刺的幽默,二者的关系就像水和鱼。中国是寓言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虽不曾像古希腊那样把《伊索寓言》列入到教学计划里,然而“寓庄于谐”,从来都是知识精英们说话写文章离不开的。因此孔老夫子就说:“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矣。”看看诸子们的著作,严肃的他们无处不在用寓言和笑话立论明理,无处不在用幽默来调和言辞的尖锐和激烈。孔子是柔善绵厚的人,使性的时候不多,对学生的幽默比较收敛。孟子便不同,他主张“民贵君轻”,又有辞辩之雄,血性上来常让“王顾左右而言他”。你说他吃豹子胆了?可查一查《孟子》,原来寓言在帮他的忙,他是在用幽默的“言在此而意在彼”的方式推行着自己的政治主张。

  于丹的“心得”书畅销,据说近日尤以一部《庄子心得》卖得好生了得。该书我没看,不知怎么破题开讲。但我觉得,强调庄子是讲寓言的高手这一点是不能忽略的。庄子的寓言天马行空,汪洋恣肆,幽默诙谐,妙趣横生,后人编“幽默经典”之类,庄子的寓言都在必选之列。寓言进入幽默的范畴,看来标准是有一定之规的。明人冯梦龙编《笑史》(我想那是当时的通俗读物),范围又有扩大拼搏在线首页,幽默已囊括野史笔记和俚语村言。幽默不是插科打诨,他要比耍贫嘴来得深刻,而且常常与讥讽同在。

  回过头来再说幽默。人要不想活得太累,就要会幽默和懂幽默。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大言自己是幽默的民族,可见幽默是个好东西。我去过英国,英国人就说自己最有幽默感,可我感觉,他们的幽默太过矜持,要不就走向极端,成了闹剧,所谓幽默基本上就是荒诞。反观此刻所说的幽默,实不能同日而语。依我的愚见,我们国人才是最有幽默感的,它有土壤,有传统,只要给它一点“阳光”,它便会灿烂开来。▲

  (作者是杂文家、作家)




来源:人民网-《讽刺与幽默》 (责任编辑:刘则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