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文化散论 >


散论“民权至上”
转载:

散论“民权至上”

--顾晓军主义:平民主义民主·之二千六百五十四


在源于英国的现代民主思想出现之前,这个世界、其实主要推崇两个思想,一个、是神权,另一个、则是“君权神授”。

神,是看不见的,也可以说、是莫须有的。因此,神权、其实就是一种忽悠、就是少数人忽悠大多数人,其特点、是冒充神,由某人或某些人或某物、冒充神,冒充本不存在的、莫须有的神。

而“君权神授”,实际上、讲的是王权,王者、自称君也。也就是说,王说、我的权是神授予的、你们就别想了。显然,这也是忽悠、是借助于神的一种忽悠。其特点、是不再冒充神,而自己现身、替代神,以王或皇的形式、行使权力。

直到英国的现代民主的实践的出现与伴随着实践而逐渐形成的思想的出现,这个世界、才出现了抗衡与改变、神权和“君权神授”的王权的思想。

英国现代民主思想的出现,不是由思想家、根据社会需要而总结、概括、而产生出来的,而是、由逐渐新兴的贵族们、对王权的分权与不断拼搏在线下载 征战中、找出的理由与借口。

尽管现代民主思想,只是英国新兴贵族们对王权的垂涎、与因垂涎王权而发起的征战、及其目的是分权、瓜分利益的理由与借口,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千方百计找出来的理由与借口、构成了现代的民主的思想。

这个现代的民主思想,可以解读两层涵义:其一,是否定了神权、也否定了“君权神授”的王权,而揭示出一本质--权力,是自下而上、而集中起来的;其二,既权力是自下而上而集中起来的,那,民主、其实就是民权、民众的自治权、民众自己治理自己的权力,而不是什么所谓人权。人权,是社会人、有了民权、民众的自治权、民众自己治理自己的权力之后,在民众自治的框架下的一种权力,并被试图推广到神权、王权、党权的社会。然,这种推广是错误的:一、人家没有民权,又何来人权?二、即使少部分人争得人权,而于大部分人又能有何补呢?

民主,也确实就是民权、就是民众的自治。无论从思想上看、还是从现代民主社会的社会实践来看,都是这样、都不会有、也不能有、更不应该有其他的解释;因,民是主、民是社会的主人。

既民是主、民是社会的主人,那么、有人号称“民主小贩”、就是亵渎民主、亵渎民众。无论怎么说,“民主小贩”都有种偷偷摸摸、猥猥琐琐的感觉,而这、难道不是变着法子、否定民主与民众,变着法子、降低民主与民众的地位吗?

看“民主小贩”的前身,就知道其阴险与用意。可笑的、则是美国的《外交政策》,居然、因宣扬党内民主与专制体制下的民主的《民主是个好东西》、而把俞可平评定为思想家。不知、这是不是曹长青所说的美国左派、在作祟,或、是中国的、什么大战略,但、这至少是民主社会的乌龙球与极大的耻辱。

鉴于我过去说过的种种、也鉴于以上,数年前、我顾晓军提出了“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这其中的“民权至上”,就是以思想家的身份、对英国贵族们对王权的否定(包括美国及其西方的政治家们的社会实践)、加以肯定,也是以思想家的身份、对神权、加以否定,同时、否定随民主的产生而产生的党权、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种种思想。

民众,永远分左中右;任何党,也永远只代表一派、兼容另一派,而不可能代表所有派……因此,任何党、永远无法代表所有民众;也因此,党权、党的利益、永远无法高于一切。无论是什么党,如果说其代表广大民众或所有民众,其实质、不过是掠夺无法代表的那部分民众的利益。

党,是因利而生。党争,就是利益之争。或许,有的党、自诩因主义而生;其实,主义也是利益。“民权至上”,就是老百姓的利益至上、就是“平民主义民主”。所不同的,是“平民主义民主”、讲“公正第一”;讲“公正第一”,自然就不可能剥夺精英或其他阶层的利益,只是为老百姓争利益。其实,老百姓永远是弱势群体,说“平民主义民主”、“民权至上”,不过是希望社会公允一点。

要社会尽可能公允一点、想实现“平民主义民主”、“民权至上”,“公正第一”、是武器。没有“公正第一”,就无法与精英或其他阶层讲道理;没有“公正第一”,更无法争取利益,“平民主义民主”与“民权至上”也会成为空话。

“民权至上”的根基,是“人人生而自由”、“自由永恒”。每一个人的权力,是建立在其自身的自由的基础上的。神的奴隶,没有自由;王的顺民,也没有自由的权力。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党里的党员,在党里、党外,实际上是没有自由的;至少、是思想上得服从,利益上、个人不能与党争利,是不?

所以,“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是思想、是“平民主义民主”的思想。“平民主义民主”者、或拥有“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的思想的人,无需创建任何的党。当然,任何的党、都可以借用“平民主义民主”或“公正第一、民权至上、自由永恒”的思想武器。

顾晓军 拼搏在线计划2015-2-13 南京
http://www.yadian.cc/blog/126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