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文化散论 >


我打算相信的一条谣言
下面这条谣言,是企业界朋友说起的。我在教育界,除了人人恐惧的苏丹红多宝鱼,应该不会很关注企业界的消息。不过,说的人和被说的人,正巧我都认识。于是,便说起来了。
一上来就使用“谣言”这个醒目的界定,实在不是一个好的习惯。加之,使用这个词,显然流露出对“说话人”可能存在的崇高人格的断然否定。在我们这样一个“崇尚德治”的文明古国,尽管大家都踊跃撒谎抑或不得不踊跃撒谎,但对于“谣言”一词的敏感度还是蛮高拼搏在线计划的。于是,我赶快把自己也拖进去,在标题里公然表态“我打算相信”。
我之所言“打算相信”,并不只想平衡一下“说话人”的心态,更不是存心加入什么自贬自虐的时髦游戏充男主角。我相信,自有我的理由:

其一,在我眼里,谣言并非一个贬义词,词典上,仅只“没有事实根据的消息”而已。说起来,倒挺符合我听到的这则消息。因为,这则消息本来就不怎么显山露水,基本上属于最广大人民群众心照不宣的“心灵秘密”。最大的功用。大约只能用以酝酿出社会永远需要的诸如“耐心、宽容、忍让”等等诸如此类的优秀品质罢了。这些个消息,不需要验证,也不会有人傻到执意要去验证。比如,我就不会去找有关当事人去调查研究。
其二,谣言散布者的神情和话语,让我选择相信。好久没见Z了,这次一见,同感,咱还真不年轻了。俗话说,“朋友是自己的照妖镜,眼睛是心灵的墓志铭”。刚出笼的“俗话”,比凯歌的馒头还要年轻,大家赶快推广哦,卖掉一个算一个!见了Z,有点儿想不通,活在那么滋润的一个企业,怎么比俺光荣的人民教师还要苦大仇深不止?郁闷。Z先生的神情,只用两个字形容足矣。这两个字是:惨淡!看来,高薪还真不见得养颜。
其三,和“被说的人”对照下来,我最终选择相信。被说的人,我想命名为“谣言的主人”,简称“谣主”,以示推重。谣主H,我也是认识的。非但认识,简直太认识啦!Z转述的那段话一出来,我就感到,是某一种人才能说出的极有“共性”的个性化语言。到Z爆出H的名字,我跳起来了。拊掌高叫,“我猜得不错嘛,果然是H!”然后,继续欢庆,洋洋自语,“一个人怎么能聪明成那样儿呢!”

其实,也不能说俺聪明,千万不要盲目崇拜。说起来很简单,我和Z不在一块儿工作,他讲起一个故事,且,神情那么惨淡,那么苦大仇深。按常理,这个故事里的要素,起码应该包含两点:其一,这是一个迫害的故事,且被迫害者中一定有Z,且长期迫害;其二,被迫害者有了,那么,迫害者呢?一定是一个我和Z都熟拼搏在线下载悉的人。而在Z所在的企业里,H是我和Z唯一共同认识的人。
我知道,Z不算是一个无聊的人,智商绝对不算低。所以,他不会专程跑来想我说他乡下二大爷如何如何云云。如果那样,我会断然喝止。一般,使用地话语是——Z你有病呀!啥时侯认俺做了你乡下二奶奶的?然后感慨,一个人啊,智商怎么能够退化成这样呢!
俗话说,曹操率领83万人马吃一个大小笼包子。吃了七七四十九天,吃出一块石碑。上书:此处离馅30里!哈哈,上当了吧!不好意思,其实,Z只是发自己的牢骚。客观上,透露给我一点儿消息关于H的消息。一鳞半爪的。

“做了个芝麻小官之后的H,说话越来越刻薄啦,和她那越来越性感丰腴的美妙肉体,越来越不匹配啦!唉,权力呀!唉,女人呀!”Z满脸沧桑,一付恨钢不成铁的德性。
“居然,学会了经营这等无聊消息——哎呀,真是烦呢!昨晚,Y又去陪S总吃饭去啦!或者,就是Y又陪S总洗澡去啦,打牌去啦。每周,最少开三次这样的旧闻发布会。给我们。然后,就是横起三角眼……”不好,Z已经转入人身攻击了。
我想告诉愤怒且无奈的Z,对H的谣言,您呢,最好还是选择相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可是“类国学”的真经呀!然后,耽入并不遥远的回忆——记忆里,H清纯靓丽的样子,清澈透明的眸子。刹那间,昨日重现,雪泥鸿爪,成空!
人物关系补注——Y乃H唯一之现任老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