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原创评论 >


说男话女之一:才华之两种,及其它

近日,一位网名叫“叶子”的88年上海美女在天涯论坛上发了一篇名为《100万征婚,不论相貌,只看才华》的帖子,帖子一出 ,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网友议论纷纷。有的想用口水淹没她,有的对她的动机持怀疑的态度,还有的对其做法力顶。
一些消息,只能姑妄听之,认真不得。正如美女这个概念,在我的印象中,是很严肃的。起码,只可用以表达一种内心的赞叹。而现在,国道旁边的小饭馆里,驴友们歪歪扭扭地从车里出来,就大喊一声,美女,上茶。生意来了!柴禾妞们喜笑颜开,忙不迭招呼大哥上座。至于美不美有多美,并没人上心。
传说中的1988年出品的上海美女有100万么?这是一个幼稚之至的问题。和花功夫琢磨她小人家究竟美不美有多美一样,纯属不需待考的事儿。不过,吸引我眼球的还是有的,就是那帖子的标题,疑似标题党政治局委员级别的信手信口之作,虚拟中的100万征婚的理由——不论相貌,只看才华。
关于相貌,说来话长。或许,每个人建立定义的起点和历程都有不同的。很小的时候,我眼中的美女,其实就是美目吧。《诗经》里面有“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之语,那是后来知道的。陇东乡下人经常拿“眼睛大的花的”来说事,那倒是真的。网络时代,有了美眉一词,望文生义上去,倒是显得陇东人民很有先见之明。总之,那个时候我心目中的美女,无非是生就一双漂亮眼睛的女孩子。
我的美女观的生成历程,很是符合由局部到整体的一般过程。刚上大学的时候,读到了司汤达的通俗小说《红与黑》。现在看来,仅只通俗小说而已,当时,却是当着文学经典来读的。里面有一个情节,说的是于连先生如何如何迷恋德•瑞娜夫人的两条玉臂。我心下寻思,无非胳膊嘛,胳膊有什么好美的哩?很不服气。现在想来,逐渐服气的过程,也就是我逐渐认识女性美的过程。
读《红与黑》的时候,我只有十六岁。回顾下来,我对女性美的认识,有点儿像几何上的一个次序——由点而线,由线而面,由面而体。最后,获得一个整体感知。直至,从老杜的“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中,都能联系到女性美妙的动感与声音,才算到位。当然,由此联想到男女之间的于飞之乐,也不是不可以。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思想无罪,联想很累,嘿嘿!
当然,时代也是拼搏在线下载很有意思的,环肥燕瘦,之汉之唐。1980年代,银幕上流行的,无非陈冲、刘晓庆、王祖贤辈,尽数大脸美女。后来,渐渐换成了巩俐、章子怡、董洁等小脸尤物。由此看来,御用作秀大师老谋子有关女性的眼光,还真是不俗。大脸女星们,纷纷选择了留长发。秀发中分,自然垂下,就算有天大的腮帮子,也被遮盖住了。仿朱自清调子——只余下脉脉的小脸,盈盈的,再不见半点儿大的痕迹。是这样么?
世界上没有小话题,只有小文章。即就相貌一词,足够写无数本大书。就此打住。关于才华,水深的程度,足够轻易淹死人,深不可测啊!现场编一句俗话出来,其必曰,深不可测不妨测,蜻蜓点水也得点。我写文章的时候,有一个更通俗的坏毛病,就是习惯于查词典。翻到114页,才华一词的诠释如下——表现于外的才能(多指文艺方面)。列举例词有二——才华横溢、才华出众。我一看,乐了。
其一,文艺方面的所谓才华算才华么?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惑呢?因为,在中国,具备实质性“才能”的,无非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后者为最,文艺算哪根葱呀!按那个定义,曹雪芹同志可谓有才华,可怎么也难逃“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日子呀。陶渊明同志倒是有几亩薄田,可当时没化肥,产量低,日子过得也很寒酸。我想,那些个真正有才能的主儿,没几个正眼儿瞧他们的。至于最广大人民群众,从来就是积极向上的,也没人会在乎他们。
其二,表现于外的才能算才能么?中国文人之中,李白算是最为外向的了,动辄将自己那点儿小男人撒娇的才能拿出来显摆显摆。凭什么,那些小孩都有糖吃,就俺没有?呜呜呜呜!唐玄宗给了他几颗奶糖,他便不知自己是谁了。其实,皇帝喜欢他,和喜欢那些个梨园伶人一样一样的。真正的才能,无非机心重重,斧影憧憧。韩非子云,“道在不可见,用在不可知。”又云,“涵掩其迹,匿其端,下不能原;去其智,绝其能,下不能意。”是为证。
神秘莫测是专制政治的特点,公开透明是民主政治的特点。韩非子谆谆教导帝王们,要掩藏起自己的行迹,不暴露自己的观点,使得臣下无从探测;要拼搏在线计划运用智慧于无形之中,不显示自己的才能,使得臣下无从揣度。所谓帝王之道就在于秘不可泄,运用之巧在于不为人所知。我为什么要拿帝王说事呢?很简单,丛林时代,帝王们无异是最有才能的人,不拿他们说事,便没有说服力。学术一点说,那叫典型案例。
说了半天,似乎与文章开头的美女帖子愈行愈远了?别急。我只是想澄清一个事实,中国人词典里的定义,和现实中的定义,从来就是两码事。美女选择男人,和雌性孔雀择偶一样,天经地义,无可厚非。问题是,她小人家提出的标准——不论相貌,只看才华——中的“才华”二字究竟作何诠释?我的见解是,在搞清楚美女心中的正解之前,普天下妙龄男儿抑或超龄大叔们,其蠢蠢春心,还是节约着点儿萌动,为妙。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美女们从来就不擅长背诵词典的。括号里面的定义,肯定背不下来。所以呀,历史上从来就没流传下来过陶渊明、李白们的妻子多么性感漂亮的消息。郭沫若无中生有,给屈原派发了一个婵娟,仅只理解万岁,以支撑文艺战士们脆弱之至的自尊,而已!四大美女们,无一例外跟了有能力的强人——皇帝强盗什么滴。中国的海子和荷兰的梵高,都是很有文艺天赋的,结果,并不受美女们待见。这些个坏消息,简直要冷了普天下才华小生们的心肠啦!
叫我说,臭男人们的所谓才华,无非两种。其一,权力性才华;其二,审美性才华。
所谓权力性才华,其代表人物,当属皇帝。大约,人类在没变成人类之前,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于是,像田鼠一样积存食物,便成为本能。积存食物越多,便越有安全感。所以呀,人类要达成传说中的进步——哪怕一点点,就得不断提醒自己,离开动物本能的贪婪远了些没有,远了多少?同理,没有配偶无从传承基因的恐惧,也一直浓重着吧。于是,连身无分文的阿Q先生,躺在土谷祠里也念叨着,女人女人!女人和食物,均为多多益善耳。后宫佳丽三千,那算什么?小菜一碟。
田鼠积存尽可能多的食物,吃不了怎么办?让它坏掉呗。皇帝收藏尽可能多的女人,忙不过来怎么办?让她们“闲坐话玄宗”去呗。至于松鼠们有没有饭吃,至于牛郎董允们有没有媳妇,田鼠和皇帝们都是不管的。皇帝支持的世界,下面还有儿皇帝、孙皇帝,以及形形色色的准皇帝们。一句话,金字塔结构,层层瓜分社会资源——食物资源与性资源。塔基底层人数最多的最广大人民群众,落得的资源最为稀薄,直至没有。没有也没关系,皇帝及其主流文化们稔熟画饼术,牛郎织女故事不止。
所谓审美性才华,我的解释便落在了文化二字上面。小翘臀是生物的,而超短裙却是文化的。当然,你会反驳我说,超短裙之于小翘臀,无非彰显后者,收取欲盖弥彰之效罢了。我没话可说,颔首赞同之余,并不打算修正我的定义。人类之外,并无人类,这是目前视野中的真相。好在,在那遥远时分,就有人教我们自恋不已。别小瞧这种自恋,绝对的文化。你听说过哪一个小松鼠写了篇《离骚》自恋来着么?没有吧。
歌德等先生后生干了什么?在我看来,无非给无中生有的人生寻找意义来着。历经沧桑,痴心不改,痴之迷之,终生恋之,就这样忽略了死亡的恐惧。这就是我对《浮士德》之所以洋洋千万行的简明解读。爱迪生捣鼓灯泡,难道仅仅是为了担心刀叉找不到嘴巴的去向么?曹雪芹魂魄一缕附体宝玉,终于邂逅林妹妹,瞬间,宇宙爆炸,星云闭合,扑烘一声,世界着火啦!而这一切,从贾母到贾政俱不知晓,绝对灵魂深处爆发革命。所谓审美性才华之极致,就是这样一些个玄而又玄的东东,你明白了么?
其实,一路写将下来,中间还回家吃饭来着。写到这里,我也不明白了。谁都知道,道德是最无力的,往往,无力到自欺欺人,无力到无耻。所以,我得事先申明一下下:其一,我已娶妻生子,并不像也没有资格报名参选,算是绝对置身事外;其二,我并不想用传说中的道德来要挟任何叶子或者枝子;其三,一个正常的社会抑或理想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应该尽可能地拥有全面发展的机会——既权力又审美,同时不妨碍他人;其四,卒章明志,我希望普天下所有叶子枝子枝繁叶茂喜结连理不上任何龌龊抑或漂亮的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