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原创帖文 >


[转贴]王朔开启了中国文坛的“三俗”时代
王朔:逝去的中国文坛的“三俗”时代
涂鸦

昨日有新浪好友来纸条,诚问我对王朔的看法。我记得以前写了许多对王文的读后感,后来都去似朝霞,不知丢哪里去了,只好在此简单谈谈。

记得多年前,谢东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以至随后侯跃文老师因突发疾病去世,事件的始作俑者王朔虽有幸与武乡侯“媲美”,却成了全网道德积极分子共讨的对象,声名愈发狼藉。不过后来我便再也没有关注过他,当初那本被他吹得天上有,地下无,其时即将出炉面世的新书,不知卖得怎么样。

当然这也是多余的担心,哪怕写得再烂,估计也已是赚了个衣钵满归。这就是中国文坛独有的人文景观,全民招呼的永远是这些文学界诸神繁星的下三路,至于这些人才气水平如何,文章是否上乘,统统只在这些好龙叶公们的考虑范围之外。否则就绝不会有余秋雨当年拼搏在线计划几成文学最高意识形态总监,郭敬明,张悦然等一干稚嫩蒙童可以于文坛风骚不止的病态现象出现。说穿了,在一般人看来,如今的作家文学水准与新闻曝光率形成正比,哪怕音乐界等艺术领域都不例外。

话休絮繁,如今网上未满20岁的小同志们,顶多只听过王朔的名字,熟悉他那些诸如“我是流氓我怕谁”之类的豪言壮语,而没看过他的作品。更是无法想象,他的那些玩意儿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华夏大地上,如平地惊雷一般,所起到得震聋发聩的作用之巨大。若是没有王朔,大众的审美眼光或许仍只能局限在传统的英雄主义以及文革前后涌现的大量马屁与伤痕文学之上。

众所周知,传统文学中于感情上的表达和宣泄已到了登峰造极,出神入化(此两成语充分证明了我的用词之夸张)的地步。对于个人与事物的看法,有如排中律一般,不是举之上天,就是按之入地式的逃杨归墨,爱憎分明。基本很少能看到一个中性的表述手法。最一目了然的例子,无论古代或是近代的文学,作者在塑造人物上,往往受制于中国传统的正邪之分。逃不出“君子”即是正面人物,而过于“高大全”,“小人”必是反面典型,而永远是一无是处的写作的思维定势。由此所刻画的人物趋于脸谱化,往往出现同样的褒贬评价,不同的读者可以代入很多不同的人物,成了对不同正邪人物放诸四海皆准的评说。却很少有文章能塑造出一群性格多样的人物,描写上,凸现出人物生动鲜明的独特个性并且着重强调了性格的复杂和多变性。

至少从这个角度来说,其作品的出现,意义决非余秋雨,琼瑶之流那些让人读完“恰如春梦了无痕”的无用货色所能比拟。

只不过要向那些少时拿网恋日记当作文学启蒙教育的识字课本,写作能力至今还停留在,把爱恨情仇哲理化的小家伙们解释清楚这个问题,确实非常困难。而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老一辈自然更是不会喜欢和接受王朔那些,将历来恒固的社会道德观念粗暴翻转的文章。正因为如此,现代人要贬低甚至抹杀老王作品的历史意义以及其成就实在容易不过,而其后期的昏言恶行更将使其成为众矢之的。

其实这也难怪,我自己也不怎么喜欢王朔,并且在初初上网时,多次在文章中指摘拼搏在线下载他的国学水准与文字功夫。记得涂鸦上初中那阵子,王朔答语文中考卷勉强及格的事情曾轰动一时,使得很多纸张媒体借此事对中国的应试教育口诛笔伐,好不热闹。那怕在学校,这都成了上至老师,下至学生争相讨论的话题,连本人一度都对此深以为然。只是时过境迁,随后才发现,以王朔的文学底子,当初能把中考试卷答到幸免红灯的地步,倒简直成了奇迹怪事一桩。直到王小波的遗作相继横空出世,有很多人将其与王朔归为一类,相提并论。却未发现,无论文章的思想性还是作者的文学功底,王朔再修上几世也无法与小波搭脉。

说起来这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咱们的传统文化之所以落后,恰恰在于咱们古代根本没有科学与哲学,来建立起一套系统完整的文学体系,以学术书籍作为媒介,通过文化精英的传播,完成传统文化的优良传承。在鸦片战争前,咱们甚至连编本像样的教科书的本事都没有,这点治学入门功夫,还是靠西方的坚船利炮给轰进来的。咱们古代只有私塾学院一类的教学机构,但所教授的玩意儿,除了四书五经这些国学外,便什么都没有,传道授业解惑的目的,就是把全国第一流的人才,培养成为达官显贵,尽享名利。相反终身毫无光明出路的草根阶层的引浆卖流者们,却在这种吊诡病态的负筛选机制下,担当起了创造中国文化的历史重任。小说、戏剧、民乐等当初被上层唾弃的臭老九,全是靠社会的底层“文化败类”才应运而生的。

以至勿论古代,放眼近几十年来的中国文坛,真正有资格算得了传统意义上的科班作家屈指可数。而成名的全是些如王朔般出身于草根阶级而未受过专业文学训练的村莽野夫。不过往往也是“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成叶底花”,风光了一阵子便销声匿迹。而随后西方快餐文化的大量涌入,也造成了国人与传统文化的渐行渐远。而90年代后,金庸,古龙,琼瑶等港台武侠,言情等通俗小说更是一夜之间成了众人趋之若骛的追逐对象,潜移默化之中,成了当代中国文学的代表人物。

在这股潮流下,王朔不世故地跳出来叫骂,无论出于何种动机,哪怕真是只为了炒作造势之故。但有一点他确实没错,即便金庸的武侠小说真能引动洛阳纸贵,教众人争唱不休而流芳百世,但如此庸俗的玩意儿也绝难登上文学的大雅之堂,更何况有什么艺术成就而言。

当年某位名人跳出来力挺金庸而讽骂王朔,谓王朔的名字只会被当世人熟知,而金庸的作品将会被后世人传诵,云云。这或许是句大实话,但曾经“天花落不尽,处处鸟衔飞”。无数名家的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争奇斗艳于各个时期的中国文坛,堕落到如今只能靠金庸等两三人支撑场面,大众所能耳熟能详,广泛讨论的文作,除了>便只有>那几本书。更有甚者,当年竟有许多金迷提议将这些东西送上国际舞台,竞逐诺贝尔文学奖,我只能感到说不出的悲哀。所以我虽恶骂于丹沽名钓誉,不学无术,但要是没有她跑出来胡乱一通,客观效果上又将儒学从当今中国文化的墙角中拽出来,强行摆在了众人的面拼搏在线首页前。则>、>等记刻着中华千年灿烂文明的精华,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只能成为躺在书架上的名作而最终被遗忘。

因此,无论王朔当初对金老的言辞如何得深文周纳,但若不是他出来瞎嚷嚷一番,则至少本人一辈子都不会对以上这些问题进行深刻的反思。同样,若是没有王朔笔下的那些平庸小人一跃成为主角头牌,那么历来单调地将主人公定为英雄美女,君子淑女的写作定势将继续成为文学创作的主旋律。

无可否认,王朔的成名无非又应证了“时势造英雄”的古语,而沾了时代的光。但从创新的角度来讲,他文章中那种对世俗道德观念的不屑与嘲讽,流氓与痞子的市井言行当道的方式,在一个遍地充斥着枯燥乏味的伪善说教,造成了“小人坦荡荡,君子常戚戚”角色错位的年代,确实给看够很多人“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煽情表演的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思想冲击。

前段时间有人让王朔与宋祖德认了“干兄弟”,却没发现这完全是两码事。后者的所作所为,只是单纯地用言论去对一种维持社会和谐的规则制度进行背叛与颠覆,企图混乱其他社会成员的普世道德价值观,而并非如老王一般,去对既存的道德价值观的阴暗面深揭痛批,去攻破那些良心长在嘴上的伪善者们所制造的道义堡垒。

但这同时也注定了王朔的文学之路走向衰败的结局。即如此怪异的写作路数虽能收获暂时的喝彩,但绝不会改变早已在国人心中根深蒂固的传统道德观念。反而迫于这股强大的压力,他所想要表现的主题也将逐渐为大多数人所不能容忍。文学在一定程度上,不过是人们精神自慰的工具。所有人都试图从现实与理想的矛盾冲突中解脱出来,在文学作品中寻找到俗世中所不存在的世外桃源。这就是武侠言情小说能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那种无论是爱情还是侠义,刺激或又浪漫,主人公们历经波折辛苦,而有情人终成眷属,大英雄功成名就的描写。这林林总总交织出来的虚幻世界,岂不就是凡尘俗子喜闻乐见,且时刻向往的神仙之境?而王朔那种对生活无情地如实描写,对小人地讴歌称颂,只会最终引起众人的反感不止。

当然他的文章我前几年便逐篇评论过,在此不再重复,而无论以前还是以后,王朔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本人毫不在意,这只是个人私德问题,属于那些欲在网上树立道德牌坊的伪君子才应该操心的大事。而且无论其人才气如何的有限,至少本人对他的那些作品有着很多的认同和肯定,无外乎他说出了许多人终身没有勇气喊出的话,就算那些话如何的粗俗不堪。至少他打开了那个前辈人不敢开启的潘多拉魔盒,让那些“离经叛道”的牛鬼蛇神,丰富了中国社会的思想价值观。

而且一个真正健康的社会就应该是什么美的、丑的、主流的,另类的事物都能共存,这就是我对那些网上清道夫,一言馆馆员们深恶痛绝的地方。如果一个社会,一个民族连接纳不同声音的胆气和肚量都没有,而是妄图靠一种文化思想牢牢捆绑住所有人的脑袋,那这个社会和民族只配被淘汰出世界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