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在线首页 > 原创帖文 >


美国大选告诉了我们什么?



作者:pslapsl

美国总统大选,吸引了全球的目光,有人把它称作世界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虽有调侃的意思,但也不失为事实。鄙人平时关注政治问题,对如此大事,不发个言似有些说不过去,故也插上一嘴。
  
  世人和国人关注此次美国大选不是一天两天了,对这种选举的优劣利弊,原打算等选举结果出来后再评说,现在选举结果出来了,反倒觉得结果如何也就是谁当选并无多大意义,有意义的是美国总统大选这种选人方式本身。它给我们什么启发呢?
  
  第一,竞选双方并非不共戴天的死敌。
  
  如果从权力支配力量的角度来看,美国总统恐怕是世界上最大的官了。安南作为联合国的秘书长,职权范围虽然涉及几乎所有国家,但那是虚职,主要工作是进行对话与协调,真正说了算的还是主权国家的首脑。君不见没有联合国的授权,美国对伊拉克不是照样开打吗,而且打完了以后,联合国还要为之收摊子。
  
  所以,美国总统这一职位的竞争与较量是十分激烈而残酷的。从选举前拼尽全力地公开造势,到选举中对每个选民的暗中争夺,从使出浑身解数阐述自己的施政纲领和政策主张,到挖空心思找出对方的软肋甚至揭祖宗八代的老底,双方唇枪舌战,剑拔弩张,大有置对方于死地的之势。可是,当选举结果甫一出来,双方即刻偃旗息鼓,捐弃前嫌而握手言和。这一次同样如此,昨天,克里还发誓要与布什一争高低、一决雌雄、不打败对手决不罢休;今天,当选举局势刚一明朗,他立即在第一时间里给获胜的布什打电话祝贺其当选,其速度之快甚至令克里阵营里的支持者还来不及反应,就是我们这些倾向性不那么明显和强烈的局外人,也觉得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但克里像历届美国总统竞选者一样,做到了。
  
  记得上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当戈尔以极其微小的拼搏在线计划票差落败于布什后,曾发表了一篇感人肺腑的演说,表达了尊重选民意愿,祝贺布什当选,共为国家强盛民众幸福尽忠之意。这次,克里虽然还没有发表演说,但相信他的想法与当年的戈尔也应是一样的。这就是政治家的操守,也是政治家的风范。我们虽然不能说他们竞选总统没有一丝个人的打算,但最终还是以国家民众的利益为重,既搁置党派之争,又舍弃一己之私,不能不说是一种高风亮节。
  
  中国有句俗话说,胜者王侯败者贼。得胜者容不得失败者,失败者也不会祝贺得胜者。正方与反方,台上与台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反正是势不两立。我们的国人,也正是这样做的。只要是参加选举,就只许成功而不能接受失败,一旦落选就以为见不得人,就与当选者成了冤家对头,就不可能在一起谋政共事。其肚量、其境界、其人格,差相何其远尔?
  
  第二,有反对票未必就是坏事。
  
  不管是布什的当选,还是克里的落选,从目前统计出来的票数看,都相差无几,对他们两人,支持者和反对者几乎各占一半。也就是说,布什虽然当选,但在过半数的选民支持的同时,还有近半数的选民反对;克里虽然落败,但在过半数的选民反对的同时,还有近半数的选民支持。(其实因为参加投票的人只是选民的一部分,实际上当选总统的支持者远不足美国人的半数)。而且,支持者和反对者的数量十分接近。这届美国总统选举是这样,上届也是如此,其他历届的情况也差不到哪去。
  
  这就意味着,一届美国总统是在有近半数人反对的情况下上台的,这种情况,对于看惯了中国式的高票当选的中国人来说,几乎不可思议。这么多人反对,这官还怎么当?这么多人反对,脸面往哪里放?
  
  在我们的选举活动中,一个人不要说落选,就是得票数稍微低了些,就觉得很没有面子,就要相办法做工作,让选举人改变意愿,以确保候选人高票当选。票数过半不行,多数人赞成也嫌不过瘾,只有高票乃至全票当选才觉得名正言顺。而且,对那仅有的几张反对票甚至是弃权票也耿耿于拼搏在线首页怀,只要有可能就非要明里暗里打探出投票人不可,就像侦察追踪作案犯科的犯罪嫌疑人一样,一旦找出来就施以无情地打击报复方后快。真不知我们的候选人,到底要的是人气呢,还是要得是更多人的支持,抑或干脆就是要一种廉价的虚荣。他们参加选举,是要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呢,还是想拥有更大的权力以便更方便地为个人谋利,或者干脆就是作为位高权重之人与人民为敌?他们需要高票和全票,是认为只有这样的当选才更有权威性和更有说服力呢,还是觉得当政者只能在没有反对的情况下才能施政,一有不同的声音或反对的势力就觉得底气不足心里发虚呢?
  
  我们的选举活动经常出现一边倒的情况,大家对候选人的选择往往惊人地一致。是大家天生就有共识吗?是候选人如此得民心吗?都不是。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选举人没有选择的自由,所以无法自主表达自己的意愿,只好随意地或违心地进行投票。而当选者也就乐得在这种假民意中自我陶醉,并把这看作是自己合法施政的民意基础。
  
  经验证明,对当选者个人而言,当然是拥护者越多越好;但对一个国家而言,却是拥护者与反对者都有才更有利。尽管最后还是要少数服从多数,几个或两个人选中必居其一,但却提供了不同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而且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人数越接近,这种不同候选人当选的不定性就越大,而这种不定性恰恰就是民主选举的魅力与真谛之所在。在选举中,选举人可以表达对候选人的赞成与反对,但在选举后,他们却必须服从当选者的领导和管理,尽管这个当选者并不是自己投票赞成的。这样做,既不影响不同意愿的选举人自身意愿的表达,也不影响当选者对不同意愿选举人的领导和管理。如果只是强高和追求表面的选择一致性,而不能容许或者不能容忍不同意见的存在,选举也就失去了意义。
  
  第三,任何人的任何行为都必须服从法律。
  
  美国总统大选终于尘埃落定,但几个月来选战的炮火硝烟,仍然让人觉得是经历了一埸战争。这让我们这些把稳定看得高于一切的人至今心有余悸。
  
  一个现任总统的地位和权威,一下子遭遇到如此严峻的挑战,布什却只能像普通人一样与挑战者平等地过招,而不能利用哪怕是一点点当总统的优势和特权。他既没有在票数十分接近的情况下,使点计谋花招在计票上作弊,也没有在票数一度落后的情况下,拿出强权暴力来武力解决问题。他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局势,任由其随着民意而飘忽演变,显得无奈也无助,让人徒生几分怜悯。
  
  而那个克里虽然也发着狠并为选举投入了血本,而且在最后一刻还表示要为每一张选票而战,但直到大势已去失败已成定局,也没有破坏双方认可的游戏规则,使出一点点哪怕是违规违法的手段来,或者指控对方舞弊,或者要求重新计票,输了就认输,既没有不服输,也没有耍无赖。
  
  由此想到我们的某些选举,如果能按照策划者的意图发展,或选举结果与预想相符,则还算罢。否则,就会挥舞权力的大棒,强行改变选举结果,或干脆宣布选举无效,不是大翻盘,就是推倒重来。更有甚者,有人一说到权力的变更,就自然联想到种种非法手段,乃至认为必然会导致天下大乱。
  
  那么,底是什么让美国在看似如此混乱的选战状态中保持着正常的秩序呢?是法律,是至高无尚的法律,是体现人民意志的法律。任何人的行为,包括总统选举行为,即关乎权力变更的行为,都必须置于国家法律的约束之下,只能严格依法行事,既使选举中出现了问题和争议,也只能诉诸法律来解决,而不能依靠强权和暴力。这是国家稳定的基石,而这一基石,体现的正是人民的意志。
  
  美国建国以来两百多年的历史,总统换了一任又一任,权力变更了一回又一回,但不管选战争斗如何惨烈,国家也从末出现纷争与混乱。不管谁上台执政,国家都保持了基本制度原则与基本政策取向的连续性,更没有的所谓和平演变与宫廷政变之虞,靠是就是法律,是高于党派政治和个人权力的法律,只有完全纳入法律并严格依法行事的选举,才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假的做样子的选举,也只有这样的选举也才是我们所真正需要的,而这个法律必须由人民来制定,必须体现人民的意志,必须符合人民的利益。这就是美国总统大选带给我们的最有启发意义的东西。